波妞Ponyo_w

微博:@波妞Ponyo_w
AO3:Ponyo_w

—— 【楼诚】【多CP】共渡 4

感谢 @mimi剑雨秋霜 ,四周年贺文第四弹……

也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谭宗明&赵启平(《爱情悬崖》故事线)


拉萨的雨季少见阴霾,白天日光依旧灿烂逼人,只等夕阳西下,夜幕四合,才有大雨瓢泼而至。

赵启平交班结束,回到住处休息。他脚步轻缓地爬楼梯,走走歇歇,以免缺氧。

高原反应真是让赵启平怕了。

三个月前,他跟随医院的援藏团队来到拉萨,上飞机前还和谭宗明吹牛自己年轻,身体素质好,一下飞机就被高原稀薄的空气给了个下马威。

在美丽的雪域高原上,正常的步速会让他胸闷气喘,饿的时候前胸贴后背,稍微吃了一点就觉得肚子胀,还因轻微头痛而失眠。...

看了一下预告片,嗯,劝人学法,千刀万剐。希望那些因为这部剧而萌生学法念头的年轻人去搜一下这两天参加法考的孩子们的状态,悬崖勒马😂

如果是因为罗槟萌生的念头,emmmm……是这样的,法学院真的几乎没有帅哥,中外都一样,若是有帅哥,那么十有八九是弯的。所以我想,我要对罗槟下手了。





给罗槟起了个嗲嗲的外号,叫槟郎。



—— 【楼诚】【多CP】共渡 3

感谢 @mimi剑雨秋霜 ,四周年贺文第三弹~(后三弹还没影……)


3    庄恕&季白(《美人傲气骨中留》  《梦归处》故事线)


庄恕一下手术就被患者家属围住,面前一张张焦急的脸上写满期盼,让他胸口发沉。

“庄主任,我爱人怎么样?”

“手术很顺利,需要再观察48小时,问题不大。”

庄恕干脆利落回答完毕,不等家属道谢,趁着患者被推出来时混乱的空,急匆匆离开。

初秋微凉的夜风灌满庄恕的车,他心不在焉地等一个红灯,下意识拿起手机,点亮、解锁、翻消息、锁屏、再不死心地点亮、解锁……

直到被...

—— 【楼诚】【多CP】共渡 2

感谢 @mimi剑雨秋霜 ,四周年贺文第二篇来啦~


2    凌远&李熏然(《芜地繁花》  《陪你长大》故事线)


“凌院长,刚才说的就是年会第一天的日程,第二天是精细化管理专场,各位领导就可以不用出席了,主办方安排的是我们绩效办、人力资源部和信息科去做讲座,内容是拆解绩效考核模式,前年的重点是RBRVS(注1),今年重点讲内科的DRGs(注2),另外简要讲解分配方式……”

凌远在书房里打电话,对面正说到这,他便听见家门声,心想是熏然接丹妮回来了。

“内容不用讲了,”凌远打断道,“把主题和摘...

—— 【楼诚】【多CP】共渡 1

谢谢 @mimi剑雨秋霜 ,大家四周年快乐!

原本应该是一篇六个CP,没写完,为了赶上这个好日子只好分篇发啦~


1    贺涵&周凯(《凡尘俗世》故事线)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和周凯好了三年后,贺涵对这句话有了深刻体会。


他本是沪上精英,交往共事的都是脑袋又聪明又尖的人,手上铁打的跨国公司客户,流水的上亿标的的项目,每个月出的账单像雪花似的,咨询费大笔大笔地入账,若说没有成就感未免太虚伪。

然而他这样的人也有疲惫、迷茫的时候,于是扔掉事业、离开高楼林立的上海,跑来琴岛隐居,天天对着大海发...

四周年了,发一张最近的电脑桌面。

感谢《伪装者》,感谢两位先生,感谢大家。

我永远爱楼诚。

—— 爱情悬崖 相性一百问 51-100

【可以直接去AO3,或者试试这个github链接

Warning:护工明示。


51. 请问二位谁是top,谁是bottom?

赵:通常他做top,偶尔换着来。

谭:有时候不只是“偶尔”。


52. 请问为什么如此决定?

赵:也不是什么重大决定,就按着喜好来的。

谭:第一次是自然而然的,后来习惯了。

赵:他经验丰富,这样比较容易。

波妞:那为什么又换着来了?

谭:他提出来的,我试过觉得还不错,就这么着了。

赵:可能……我对他的欲望有些变化吧,说不清,就是想要他。


53. 请问二位是否满意现在的状况?

同时:满意。


54. ...

—— 爱情悬崖 相性一百问 1-50

【最近太忙了,于是先抽空写了一百问。读完能告诉我喜欢哪一问的回答以及理由吗?】


1. 请问二位尊姓大名?

谭:谭宗明。

波妞:谭……宗……明……?!@#¥%&*……那个……谭宗明?!

谭(礼貌矜持地微笑):嗯,是“那个”谭宗明。

赵:赵启平。开启,太平。


2. 请问二位贵庚?

赵:而立。

谭:属猴。

波妞:??????属猴??????属猴是多少岁??????


3. 请问二位性别?

谭:男。

赵:你是指生理性别、心理性别还是社会性别?

波妞(面肌抽搐):呃……

谭(瞥一眼赵启平):别为难她。

赵:好吧……生理性别男,...

七夕那天爱悬赵给爱悬谭唱的就是这首歌。

 @inthemidst 

—— 爱情悬崖 番外1

七夕快乐!凑不要脸的我又改旧段子来混更了……


番外1    “All the ache will settle down.”


“过什么七夕啊,”赵启平捧着本漫画书,悠悠道:“不吉利。”

他手里的漫画书——书名是《妊男~男子校で妊娠した俺》——封面已经极其黄暴,内容几乎让人不敢猜想。

“瞎说,怎么不吉……”

谭宗明边搭腔,边凑到他旁边瞥一眼,“利”字还没说出口,整个人就僵了。

饶是他知道赵启平有多没节操,看到实证还是有些消化不良。

赵启平由得谭宗明看得眼睛发直。他大剌剌地把原本盘在躺椅上的长腿舒展开,搭到高处,才不紧不慢地开口——

“牛郎织女...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