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炎夏 上

Warning:ABO设定,采《情热》时间线,战后一家人终于团聚,他们再也没有分开。

 @一条咸鱼  @杉ismt 点的梗,写了一半,先发出来,肉还在炖。同时也送给 @暂得欢喜暂得忧 ,姑娘给的评论感人至深,等我把这篇都写完再细谈~


以下正文:


北回归线内的初秋凉意还未起,暑气已消,气候宜人。

明台驾车,身边坐着于曼丽,后座上明修明祺坐在明镜两边。小孩子正在贪玩的年纪,以为爸爸要带着全家“上山”,掩饰不住地兴奋。

“你们两个,”明台这时开口,“待会见了两位伯伯和明祉妹妹,要表现得乖一点,知道吗?”

他已过而立之年,...

—— 可以带我玩吗?

请问太太们,还有没有活跃的楼诚的群,加我一个?

一个人产出好寂寞。

(一个二次元社恐的人走出这步不容易,各位行行好,可能下一秒我就要后悔了……

占tag抱歉

blocked...重发。能看吗?


AO3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赵启平陪着谭宗明过了周末,周日夜里走的。

周一清晨,谭宗明睡到自然醒来,不过七点。他换上运动装,外出晨跑。

过了一个“美人在侧”休养生息的周末,谭宗明格外神清气爽,呼吸间深觉郊外空气清鲜,阳光也不似暑天里刺眼灼人了。

他比平时多跑了两公里,跑回来的时候远远看见自家露台上高高挂着一条白色的内裤。

是赵启平的。

他就那么真空着走的?谭宗明先是纳闷,随即尴尬——未免挂得太招摇了。

露台上凉风吹过,赵启平的内裤就对着谭宗明飘飘荡荡,让他不由回味起那两瓣臀肉的手感。

下次一定要……下次什么时候见他呢?

还好,赵启平留下了电话号码。


对于谭宗明的盼望,赵启平一无所知。...

—— 【楼诚】凛冬

我现在走不出直线来,锁屏密码都快要打不对了,还给我屏了!从床上挣扎起来重新发!

Warning:设定见《嗜》。作者喝多了,属于醉酒驾驶。

 @浅吟低唱  @萍末 点的四字母梗,么么哒~


以下正文:


明诚回到家,明楼听见了,但脚步声略显拖沓,与平日不同。

受伤了?明楼心里一紧,起身去开房门。

明诚正站在门外,神情冷峻,一只手还维持着要去抓门把手的动作。

“阿诚?”

明诚抬起眼,目光触及明楼脸的一瞬间,眼中就涌起水光。

“出什么事了?”

“石灯……自裁了。”明诚回答,失神落魄的样子。

明楼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带进屋里,“怎么会这...

把自己喝钝了,开心,呵。

—— 【楼诚衍生】【凌李】陪你长大

设定参见:【楼诚衍生】【凌李】波妞Ponyo_w的凌李故事

 @杉ismt 点的梗,希望亲爱的你喜欢。


1

李丹妮被凌远领回家的时候还不满四岁,瘦弱、沉默,时刻防备。

她跟着凌远进家门,看到玄关地板上那双崭新的独角兽拖鞋时,也还是面无表情。

李熏然正在阳台上晒被单,浅蓝色的衬衫开着两颗扣子,袖口高高地挽起,露出两条劲瘦的小臂。

“熏然。”凌远叫他。

李熏然回过头,看到丹妮,歪头笑笑,“回来啦?”

然后他向厨房走去,丢下一句“饭热好了,快去洗手。”

没有过分热情的拥抱,没有事无巨细的询问,没有一本正经的开场白。就好像门口的两个人同样都是家人,每天都会回来...

【来跟我默念,这就是一个伪意识流无责任片段爽文。】

Warning:R18。


两人对晚餐后的夜间节目心照不宣。

赵启平将用过的碗筷摆进洗碗机,转身对还在餐厅的谭宗明说:“我去洗个澡。”

谭宗明原本看着他的背影呆愣,回过神来答道:“好。”

“一次性喷嘴和浴衣……是在洗手池下边的储物格里?”

“嗯?是。”

谭宗明有些不在状态,赵启平看出来了却没多问,转身上楼去了。


看着赵启平赤脚踩在阶梯上,猫一样优雅,谭宗明并没有像头一回那样燃起占有欲和征服欲。

他意味深长地望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阶梯,对这个青年生出些不寻常的好奇。

当然有人替他查过赵启平:出身中产家庭,父母都...

赵启平万没想到,周末的“盛暄大厦一日游”就这么报废了他一条内裤。

谭宗明已经恢复了他原本的斯文,正衣冠齐楚地坐在沙发里,翘着腿给司机打电话,全没有刚才要把他吞吃入腹的禽兽模样。

赵启平双腿之间有东西粘腻地往下流,温热的,又渐渐冷却。

没办法,他索性脱去那条白色的平角内裤,直接套上外裤,觉得真空又舒服又别扭。

谭宗明看着,不想放人走。


赵启平像是知道他意犹未尽,自然而然地跟他下楼、上了他的车,也不问要去哪里。

事隔两个月再见到这座别墅,赵启平莫名有些亲切。他生动地回忆起这座别墅里清凉的夜风、柔软的床和不甜的苏打水。

“随便坐,休息一下,晚饭想吃什么?”谭宗明边松领带...

—— 【楼诚】第二人称 15

想了一下,让大家去复习旧文,这种流氓耍得还是太过分了,加班结束后肝出来一篇贺文,大家中秋快乐!

——一个中秋加班比工作日还累的波妞


15

异国的中秋,除了月亮也是圆的以外,实在不像中秋。

我和你两个漂泊在外,姐姐和明台在家,一家人不团圆,中秋就没有意思。

你却兴致勃勃的。

我知道,你是看不得我想家时那没出息的落寞样子。


我坐在院中,吹着秋风看日落,想象在遥远的上海,此时正是圆月当空。

天涯共此时。

“大哥,我回来了。”

你手里拎着不少东西,在院外叫我,话音才落,人就闪进来。

见你腾不开手,我站起身为你打开家门。

你急急忙忙径直跑去厨房,我能猜到,中秋...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