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三人称 8

8

明楼和阿诚的事情,最终我是点了头的。

明楼挨打也是少不了的。

做出勾搭自己养大的弟弟这样不成体统的事情,一点皮肉之苦,便宜他了。

当然我也知道,若不是阿诚愿意,他们俩也凑不到一处去。

明楼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

 

我找了机会支走阿诚,将明楼叫进小祠堂。

“明楼,当着父母的面,你不用再瞒我。你和阿诚的事,我已知道了。”

明楼垂着眼,没吭声。

又是这副死样子,看着就让人生气。

“诶明楼,你不说点什么?”

“大姐既都知道了,还要我说什么?就是那么回事。”

父亲母亲在上,不是女儿要罚他,是他自己找打。

我恭恭敬敬请了家法,趁着劲挥到明楼肩头。

“明楼,你可知道人伦纲纪?”

这一鞭不算狠,却结结实实的,明楼咽了咽,答:“大姐打得好,明楼错了。”

这还差不多。

“知道错了,还不快些了断?”我试探着问,若是明楼稍有犹豫,看我不打断他的胳膊!

明楼却毫不犹豫,“大姐,我和阿诚已是一条心,一条命,断不了了。”

他说这句话的样子惹得我想哭。

我背转身,“明楼,瞒了我这么久,你本该多挨几鞭。回去好好对阿诚,否则,你自己滚回来把那几鞭补齐!”

“大姐,明楼记住了。”

 

将明楼遣走后,我在父母灵前静跪了一刻。

爹爹,姆妈,这件事情,我要擅自做主了。明家的血脉怕是要断,可是乱世里头,多少家的血脉不都断得轻易吗?为了一点血脉,搭上明楼的心和命,实在不值。阿诚是个好孩子,下次我带他来,给你们见见。

爹爹,姆妈,这件事你们若是不同意,只来怪我好了。

 

阿诚被蒙在鼓里,直到那年中秋。

也不是我故意要拖延,而是实在不知怎么向他表露,这孩子心重,我怕他想多了,做傻事。

我细细数新人成亲的礼数——

他们这个身份,锣鼓喧天拜堂是不成的,明目张胆去教堂,更不可能。

阿诚无父无母,长在明家,早已是明家的孩子,聘礼也没处下。

给些改口费倒是方便,可是他早管我叫了二十几年的“大姐”,有什么口可改?!

况且家里的账都是阿诚管,难道要从他那里拿钱,再给他?!

母亲留下的细软倒还有,装在上好的镶金丝的漆盒里头,可都是女子的头面、首饰,没法送给阿诚。

他和明楼,睡在一间房里头,穿衣服恨不能件件都是配套的,每日出双入对,饭一起吃、班一起上、家一起回,俨然是两口子,还怎么装“新人”?!

想来想去,想得我一个头两个大。

都是这个明楼!不怪他怪谁!

 

明楼坐在我右手边,又盛了一碗米饭。

我气不顺,叫一声明楼,半晌却不知道说他点什么好。

“你少吃点吧!我们明家都快破产了!”

我被亲弟弟气饱了,起身离了餐桌。

留下明楼莫名其妙地转头望阿诚:“阿诚,家里最近很拮据吗?”

别以为你们咬耳朵我就听不见!

 

最后还是明台一句话提醒了我。

那年快到中秋,阿诚在厨房里准备食材,明台溜进去,上下左右尝了个遍。

“阿诚哥,今年的团圆月饼得做大一些,明谦也能吃月饼了,我们三口人的那份要能切成三块才行……”

明家的团圆月饼是按人头分的,夫妻两人算作一人,孩子也算在里头。

往年都是四份,这次我故意只分了三份。

阿诚惊讶地看我,又看明楼,瞬间就懂了。

 

两个弟弟感激又热切地看着我。

哎呀,有什么好感激。

外人看来,我明镜恐怕是做了一件荒唐事,可在家里,姐姐理解弟弟是应当的,再怎么都不过分。

若有人爱他们两人如我,必然也会做同样的事。

冷眼和诅咒,就统统丢在家门外头。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24)
热度(431)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