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二人称 6

6

终于把明台那臭小子赶出去,我为你褪下衬衫。

纱布被血洇透了,我一层层拆下来,像是给了你好多个拥抱。

麻药的剂量恐怕是不够,却也只有这一支。

方才你还喊疼,现下针尖穿皮过肉,你倒是忍着一声不吭了。

宽展的肩头绽开一朵血花,我将它慢慢缝合。

一针一针仿佛扎进心里头。

 

你沁了满头的汗,却抬起右手摸我的脸。

“明楼。”

我停手,看进你的眼睛。

“没关系,”你对我说,“缝好一点,这块伤疤也是你的了。”

你有一种宁定的力量,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

从前抱病闹灾,起码还会脆弱和撒娇的。

 

那年被大雨浇得烧到半夜,你在睡梦中还抱着我的胳膊不放手。

我起身为你换毛巾,却被你缠住,听到你“哥哥”“哥哥”地喃喃。

你出了一身的汗,清醒过来时,我正擦到你的膝窝。

那条柔韧的腿挣开我的手,害羞地缩回被子里去。

“哥。”你这么叫我。

我扶起你,喂去一杯热水。

你喝到一半就推开了我,要自己来。

“大哥,嗯……害你辛苦了。”

这话说得不像话,但我知道,你最怕成为我的负担和累赘,总想帮我,于是拼着命一样成长。

后来你终于独当一面,我却偶尔怀念你依恋的姿态。

 

“明楼,再给我套一件背心吧。”

我找来你放在我这里的那件烟灰色毛衣背心,先将左手套进去,再抓着领口套上你的头顶,一阵悉索,总算别别扭扭地把背心给你穿好了。

你站在镜前正了正衬衫领口,我在后面看着,深觉自己笨拙。

镜子里的你望过来,笑了。

“好了,别愁了,我没事。等你老了,我还要给你递拐杖呢。”

我不由想象了一番你变成老头的样子,神采奕奕地,端着老花镜做家里的假账。

不,那个时候该不用做假账了。

 

你走到门口,回身催促,“走啊,小东西的饭该做好了。”

“他做的饭能吃?”我反问着,走上前去勾了你的手指。

总之……阿诚先生,时日长久,请多关照。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22)
热度(289)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