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

注:可以不看前面的这些废话,直接看最后一部分干货。


看了三原色事件的一些报道,最大的感受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每个人类生命的原初都像是一颗种子,土壤、空气、阳光是怎样,种子就怎样萌发,真正的恶种少之又少。

很大程度上,儿童内心的底色就是未来世界的底色。可无论是环境还是底色,都不由儿童自身决定,他们在生命的最初几年被动地、无差别且迅速地接受周遭世界和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

此虐童行为所以带有浓重的反人类性质。


关于针对儿童的性暴力这个话题,我曾在谈谈恋童作品中讨论过。其中谈到法律监管不力的问题,简要阐述过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在保护儿童方面功效之低下。

在此案中,另外涉及了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和故意伤害罪,刑法修正案九中也对前款罪与其他款罪的竞合关系做出了“从一重”的规定。

法学界已有重刑主义人士在主张对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百六十条进行修改,增加关于加重情节和提高基础刑期的规定。

撇开刑法刑期的规定是否恰当不谈,现行法律规定都是可适用的。换言之,无论法善与否,这些罪名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条件下,都能够为人民法院所适用。

可见,更加有难度的环节并非在立法或法律适用的过程中,而在证据的取得和保全以及采信上。我们究竟需要多周全完善的取证手段,才能真正最大程度还原案情?

在这样的案件中,一丁点的遗漏和偏差,哪怕是现代科学能够容忍的误差,都是普遍令人难以忍受的。这种对于真相极度还原的要求和愿望恐怕已经超出了人类法律和科技的极限,尤其是当犯罪人(或其庇护者)掌握同样的法律和科技水平时。

即使足够幸运,在事实依据和法律准绳的作用下,正义得到了伸张,又如何?悲剧已经发生,事后的救济不过是一贴缓痛的膏药

法律不能穷尽一切社会问题,更难以触及人类的终极问题。这种对于法之无用的体会是苦涩的,但这种清醒是必要的。


虐童者向来是舆论焦点,在很多类似案件中也有与此有关的讨论。

提高幼儿教育准入门槛和资质监管是已经在做的、仍然需要做更多的一点。然而,将道德品质和专业技能不合格者拦截在外,就能保护儿童,只是一幅看似美好的图画。虐童者和潜在的虐童者很有可能受过高等教育、道德情操高尚,拥有若干资质证书。人性之恶与这些都无关,且这样的人会有更隐蔽的犯罪手段。

基于对已被曝光的虐童群体的观察,有一种观点认为,社会资源分配不均造成了整个社会的撕裂,某一群体体会到强烈的被剥夺感,导致其对更弱者施暴。假如这种观察是科学和准确的,虐童行为被视为社会撕裂的畸形产物,那么该如何弥合这种撕裂?

三原色事件展示了一种可能性,即虐童者从某个个体、某个群体演化为有计划性和组织性的机构。在媒体如实报道、家长对儿童的描述理解基本准确的情况下,三原色事件下可能埋藏了一整个链条——定期分发的药片是什么?从什么渠道采购得来?注射器以及注射药物又是从何而来?受害儿童是如何被洗脑,从而认为幼儿园日常生活即是如此的?从机构上层到普通员工即使并未实施猥亵,是否也在明知或应当明知的情况下为施暴者提供了帮助?隐蔽在背后的施暴者是什么人、是否有人为其充当保护伞?……当然以上只是基于可靠性待查的传闻的猜测,也希望仅仅是无稽的猜测。


在人类所谓的“实现正义”的路途上,喊打喊杀声总是不绝于耳,而在正义来临之前,已经受伤倒下的人鲜少能得到有效的关怀。

站在受害儿童和家庭的角度上,单纯的打抱不平和满腔愤懑并不足以构成真正的帮助。受害儿童需要进行身体检查和治疗,还需要接受科学的创伤后心理疏导。此外,家长或许也需要接受类似的帮助。


说到这里,我还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大多数普通人可能也有同感。我无法影响法治进程,无法穿越时空与虐童者开战,无法弥合撕裂的社会,无法切断可能存在的犯罪链条,无法为受害者提供实质性的帮助,甚至无法开口谈论这件事。

这种挫败感很糟糕,但坐以待毙肯定不行。力量有限,但可以做一点小事,起码保证身边的孩子能更安全一点。

(以下干货)

 性教育的重要性不用多说了,但在国内开展起来很有难度。下面这个机构致力于教育和保护儿童,使之免受侵害或二次侵害。可以点开看看。

http://www.howtotellyourchild.com/

其中有一个七分多的视频,只有youtube能看。能翻墙的话可以打开看看。

Safety Lessons on Child Sexual Abuse

视频内容包括三方面:

1、识别坏人,坏人不一定看起来很坏;

2、识别隐私部位,注意“ 视觉警报”(看或被看隐私部位)、“语言警报”(谈论儿童的隐私部位)、“ 触碰警报”(碰或被碰隐私部位)、“独处警报”(与陌生人在偏僻处独处)和“搂抱警报”(抱、吻儿童)五种警报,这些情况要随时拒绝;

3、五种警报的例外情况,如父母帮助儿童洗浴、查看隐私部位伤情时,如“照顾者”实施以上行为时,如“喜爱者”拥抱或亲吻儿童时。家长和孩子要就“ 照顾者”和“喜爱者”名单达成共识。

找到一个公众号有详细的汉化,不能翻墙就看这个。

看过之后可以给自己的孩子讲讲,也可以发给家里有孩子的亲戚,科普一下性教育的重要性。

其实哪怕是一句“要是有人乱摸你,一定要告诉你爸妈”这样的话语,都可能在关键时刻起到保护作用。


二次伤害是更有持续性和伤害性的,很多孩子遭受过性侵的家庭选择举家搬迁,也是考虑到孩子将来可能受到的歧视以及其他不良影响。

对于这一点我想说,再微不足道的人都有拒绝歧视的力量。即使他人甚至整个社会都持有某种歧视性观点,你依然可以保留不歧视的权利。

总之,“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吧。


无关的话说在最后:

但愿是我多想,三原色事件向我们展示了个人身陷于庞大的体系内,可能遭受的从身体到心理的虐待和控制。

很多儿童在药物作用和精神灌输双重作用下,难以辨识所受的伤害。他们不哭不闹,且伤痕隐蔽。他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幼儿园,不吃药、不打针,身心健康自由。

幼儿园和儿童或许能被看做一种比喻,影射我们生活的国家甚至世界。“有长长的望远镜通向你家里”是恫吓小孩子的话,也是一则寓言。

承认正在遭受虐待和控制,却无力反抗,对于成年人而言,或许是一种残酷的清醒。相比之下,酣睡实在轻松甜蜜。梦还是醒,这是一个问题。


房龙说,蒙昧和麻木救不了无知山谷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7)
热度(180)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