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三人称 12

12

我将抽屉里的照片拿出来给汪曼春看,她立即就露出了难言的表情,掩都掩不住。

“我听说你们是曾经的恋人。”

她咬唇,“曾经的师兄妹而已。”

我不由哂笑,“他们之间,关系如何?”

她将照片放回,语气郑重:“铜墙铁壁。”

 

要说世上看人最清的,莫过于一个人的旧情人。

最大的缺点,最隐秘的脆弱,楚楚衣冠之下不可告人的阴暗,旧情人都清楚。

所以明楼的事情,问汪曼春最合适不过。

当然也是为了警醒她,特工最忌的就是感情用事。

 

原田在香港被杀的那天,明楼经港返沪。我对明楼的怀疑几乎是从第一天开始。

他身边必须有耳目喉舌,为我所用。

 

这个阿诚,很有意思。

初次见面时他正和明楼对饮,仿佛刚刚结束了什么神秘的交谈。他的表现和别的管家别无二致。

第二次却太过惊艳。

面对那些无聊的新闻记者,他倨傲、冷漠,话语掷地有声。

“如果你认为‘无可奉告’可以成为头版头条,那你照登好了,不必通知我,我不关心这个。”

这个青年人内里是一团烈火,想要睥睨众生,想要生杀予夺,想要绝对的权力。

一个秘书,哪里来的野心?

 

很快,我从孤狼那里了解到阿诚与明家早年的故事。简言之,明家姐弟救了他,收留他,教养了他。这样的恩情,比得上滔滔黄浦江。

中国有句老话,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救命之恩,要么当牛做马,要么以身相许,都是老套路了。

可中国还有句老话,升米恩,斗米仇。说是当牛做马以身相许,可人毕竟不是牛马,人心也不是个物件。

与救命恩人反目成仇的戏码早都不新鲜了。

 

政府高层会议明楼果然迟到了。我在楼上看到他的车,便“恰好”迎下来,和他谈谈和平大会筹办事宜。

我用安保工作作诱饵,他却不上钩,要么是真没兴趣,要么就是避嫌。太极打得极好。

可是提到为阿诚调换工作,他的态度却变得坚决。

“阿诚十岁来到我明家,喝明家的水、吃明家的饭、在明家长大,长兄如父。”

一句话说得理所当然,他竟是将阿诚当成他的“私产”霸占了。

他忘了一点,“私产”也是有自己的欲望的。不甘心被踩在脚下,不甘心始终做一个仆人,不甘心眼睁睁与唾手可得的利益失之交臂。

阿诚有这份不甘心,他们之间就会有间隙。

 

阿诚很快上钩,在76号的舞会上与我达成合作。

明楼在远处向他招手示意,像在召唤自家豢养的小宠物。

可宠物再驯顺又怎样?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我满意地看他们离开,从今开始,这一对铜墙铁壁就要貌合神离了。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9)
热度(204)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