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二人称 9

9

若要让我说你点什么不好,其实挺难的。但也不是没有。

比如嘴巴不够诚实,从不明着吃醋。

我的意思不是说我喜欢醋坛子,只是偶尔为之,添添情趣。

 

我端详手里的信纸,心想这倒是个好契机。

风雪在外,我听到屋外你的脚步声,匆忙沉稳。

“大哥,我回来了。”

我下意识折起信,想藏起来,藏到一半才反应过来,我心虚什么?!

你恰好蜕了大衣走进来,一身凛冽寒意。

“大哥,你在怎么不吭声?那是什么?”你看到了桌上的信封,这么问。

“没什么,信而已。”我刻意吞吞吐吐地回答。

“哦,”你应一声,转身往外走,“想吃什么我去做?”

这……这不对啊。

“咳,”我清清嗓子,“汪曼春的信。”

看你停下了脚步,我内心涌上来不可名状的窃喜,忙压下嘴角。

“汪曼春?”你转过身来,眉心蹙起。

我故作心虚佯装镇定地点头。

“哦……她说什么?”

“她说……她交了一个很好的男朋友。”我将最后三个字咬得清晰缓慢。

你几不可察笑笑,云淡风轻,“那倒是恭喜她了。”

扔下这句话,你又去继续关心我的口舌之欲了。

 

行动失败。

我在心里写下这四个字,深深受挫。

后来不久,艳电传来,两边都忙碌部署起来,这件事就轻易被搁置了。

 

再提起的时候,我正要给汪芙蕖回信,你也开始安排回国的行程。

“大哥,想好了?”你问我,神情可称肃穆。

我叹口气,“别无选择。”

你的手覆上来,“我陪你。”

我情难自禁地握你的手,胸口涨热,怕是一开口,爱意都要喷薄而出。

 

你却用另一只手递来一张信纸,敲在桌面上。

我不解,以眼神询问。

“大哥,汪曼春的信,你还没回呢。”

“回信?谁说我要给她回信?”我大惊失色。

你手上更用力,“当然是我说的。”

不得了了,小兔崽子要造反了!

我脑袋里警铃大作,可惜嘴巴却诚实得没出息——“我要和她说什么?”

你笑了,上半身倾过来,舔舔嘴唇。距离太近,我能看到你光亮的栗色瞳孔,狡黠而温柔。

“你就和她说,真是巧,你也交了一个很好的男朋友。”


==========

波妞Ponyo_w目录

评论(10)
热度(262)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