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二人称 10

10

人的后半生逃不过衰老疾病和死亡,而纵使如此,我也并无太多惧怕。

因你陪在我身边,我常觉自己老当益壮。

 

近些年来,我虽然渐渐想不起从前的许多事,眼睛又是近视又是老花的,但头疼倒像是痊愈了一般,再不发作。

也托了心无旁骛的福,做学问比年轻时更潜得下心了。

 

至于你,更是强得多了。原本比我小的年岁随着年龄增长竟然愈发明显。

你眼不花耳不聋,年轻时受的伤只留下疤痕,还是那么步履如风,思维敏捷。

和你站在一起,世间的不公便显现无遗。

所以我就不爱和你一起出门,走在路上,人家会说,看那兄弟俩啊,差那么多岁!

你仿佛猜到我想什么,劝我,“咱们不是兄弟俩,是两口子,总可以吧?”

我没说话。

开玩笑,这当然更不行了!别人会说,看那个老头子啊,吃嫩草哟!

 

我习惯了你健步如飞的样子,于是你多来年头一次抱病喊痛时,我着实吓坏了。

“大哥大哥,帮我一把!”一大早,你坐在床那边冲我叫道。

我手足无措,爬起来架住你胳膊。

“阿诚,怎么了?”

“唉哟唉哟,腰!腰扭了!”

“这……这怎么办?你先躺回去?”我将你扶回原处,总算稍微缓解一些。

“那这菜谁去买?饭谁来做?”接着,你就抛出了世纪难题。

“要不,我给明台打电话?”我试着提议。

立即就被你否决了,“别叫他来!臭小子肯定笑话我老了,然后笑话你不会做饭。”

“他敢!”我拿出大哥的气势来,然而我早就管不动咱们的弟弟了。

最后还是你拿了主意,“问问明谦吧,周末他可能休息了。”

 

明谦比他爹靠谱多了,买菜做饭不说,还请来技师为你按摩。

过后我为你敷了好久的热毛巾,第二天你便说好多了。

我却心有余悸,从此开始学着买菜做饭收拾屋子。

这些都不难,我该早点学的。

 

其实生老病死都是常态,你我见多了,早该看开。

可是想到要和你分开,我却觉得这一生怎么都是不够的。

夜里安静,我悄悄地将这话说与你听,你居然打趣我——

“怎么,霸着我一辈子还不够?!”

我笑而不语。

“好啦,”你正色道,“还早着的事,别想了。真有那么一天,你稍微等等我,不就得了?”

我拍拍你的手,叹口气,“不说那些虚的,往后我也多伺候伺候你,怎么样?”

“那要看大哥说的‘伺候’内涵是什么,外延有多大了。”

你一边说,一边将手往别处伸。

……

我一把按住你腕子,“怎么?腰好利索了是吧?”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3)
热度(223)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