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风起长林】【观剧札记】第十一集至第十五集

Disclaimer:本札记所涉及的情节、人物、台词、名词等多数来自于电视剧《琅琊榜》以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不属于我。本札记旨在为本人所开某坑提供线索和思路,记录或有不实不详之处,请勿轻信。

Warning:考据胡来,感想瞎编,脑洞发散,偶有CP脑。欢迎讨论,拒绝KY。


第十一集:

1、情节梗概:莱阳太夫人得知墨淄侯杀人心中惶恐,萧元启表达出门历练的愿望。章旌兄弟分析妆盒事件始末,调查淑妃之死,怀疑莱阳太夫人。陛下生病,疏远荀皇后,萧庭生探病,兄弟情深。墨淄侯与濮阳缨达成合作,夜闯长林王府被拦,逼死莱阳太夫人,留书萧元启。

2、淑妃临产前整整三个月,莱阳太夫人守在淑妃身边旦夕未离,丽妃多次出手都被挡下。然而因淑妃发现东海朱胶,荀皇后挑拨,莱阳太夫人还是害死了淑妃。

“来自东海的塑料姐妹情”。

3、莱阳太夫人扎小人,陛下的生辰八字是“辛酉癸亥戊戌辛亥”。

4、平章浅雪打情骂俏秀恩爱,平旌表示本宝宝还在呢本宝宝要瞎了。

明家小少爷明台向长林王府二公子萧平旌发来贺电,推销明氏集团旗下某高端品牌墨镜。

5、蒙浅雪让萧平章先睡,她来守夜↓


有个武力值超高的枕边人,满满的安全感,安睡一整夜!不侧漏

然而枕边人去守夜自己孤枕难眠的滋味,只有明楼明长官懂得。

(日常串戏的我.jpg)


第十二集:

6、莱阳太夫人被逼死,第二天早晨荀飞盏和萧平旌前来询问才被发现。陛下下令搜查莱阳侯府,莱阳太夫人罪证昭彰。萧元启欲为母亲落葬,乞求平旌向陛下求情。妆盒事件和淑妃之死证据揭晓,皇后逃罪。陛下伤心疲累,平旌未找到机会求情。萧庭生大发雷霆,得知周管家四年前隐瞒妆盒的秘密,周管家被遣寒州乡下庄子幽禁。萧平章告知萧平旌自己并非亲生。

7、这么多集下来,陛下身体就没好过。

想问:陛下你真的是景琰亲生的?陛下你爹从前王府里冬天都不用火盆的你造嘛?

猜想:先皇后柳氏可能身体比较弱,导致陛下从小身体不好,然后庭生哥哥各种照顾督促喝药……景琰希望儿子能上马拉弓,打算摔打历练一番,可是庭生哥哥各种帮他做功课,心疼他,帮他向景琰求情……于是陛下就成了这副身娇体软易推倒柔善仁慈哥哥控的样子。不信请看↓


皇后说话陛下都不搭理,萧庭生站出来劝慰一番,陛下就:“王兄说得是。”

皇后:“臣妾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8、萧庭生因被蒙在鼓里,得知妆盒事件之后对章旌兄弟大发雷霆。

庭生爸爸发火的时候好有气魄!!!然后瞬间熄火,让平章起来,又把平旌赶出去了……二公子你也该有点作为长林王府食物链底端的自觉了。

9、萧庭生:“你母亲要是还活着,头一个饶不了周管家!”

萧庭生的夫人会在后面揭晓萧平章身世时露面,想必是性情豁达乐天的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的人总让人有莫名的好感,而以爱为名实施伤害的人,有时比真正的恶更令人恐惧。

10、萧平旌和蒙浅雪在外头担心半天,萧平章出来直接带着蒙浅雪走了,备受冷落的二公子一脸莫名其妙↓


堪称年度最佳秀恩爱场景。


第十三集:

11、情节梗概:巡防营接管莱阳侯府,荀飞盏叮嘱孙统领照管萧元启。萧平旌因得知萧平章身世烦恼,躲入济风堂,后被接回家。 东海使团抵达京城,声称墨淄侯水土不服,萧平章怀疑墨淄侯虽留下“旧怨已平,当归东海”字条但未离开。萧平旌错过求情机会,莱阳太夫人已经下葬。濮阳缨墨淄侯找到萧元启,留下遗书。萧平旌探望萧元启。

12、蒙浅雪对林奚解释,莱阳王犯的案子是父王最先察觉,陛下主办,先帝最后处置的。

濮阳缨拨弄萧元启时说,莱阳王就算不冤枉,可是身为皇子,流放监禁送守皇陵都是处置办法,被判死罪是因为“一个固执绝情的父亲、一个只听从于父命的太子哥哥、还有一个要杀他祭旗以立军威的长林王”。

萧平旌与萧元启争执,说“莱阳王犯下的是必死之罪,根本就没有恩宽的余地”。

从这些叙述中可以推断,莱阳王犯的应该是死罪无疑,之所以说可以“流放监禁送守皇陵”是因为先帝有特赦的权力,这种权力本质上是游离于法治之外的,但同时也是君主专制体制下的合理存在。如果景琰一心袒护自己的儿子,大概不仅能保住他的性命,将其留在宗室都是有可能的。

可是景琰没有动用这个合理存在的独属于帝王的权力。

理性分析,此谓大仁不仁。莱阳王一案触及了景琰最敏感的两根神经,第一是军中纲纪,第二是大梁法度。

先说军中纲纪,某一段时间内大梁的军队内部是非常不干净的,景琰说过“如今军中不比当年,除了四境前线的行台军还有点硬骨头,各地的屯田军因为军饷克扣、军纪败坏,早已不复沙场铁血”。

景琰治军非常严格,不避亲贵。帮助誉王谋反的庆历军都督徐安模当年曾因临阵脱逃差点被景琰军法处置。之所以“差点”,是因为徐安谟是太子表弟,太子力保,与景琰闹得很僵。

所以,当景琰自己的嫡次子卷入军中腐败的案子,他必定非常恼怒,失望至极,同时也不会因为是自己的骨肉而有特殊优待,调查和处置都是遵循法度进行的。

这就说到第二点,大梁法度。中国古代的司法制度当中,虽有因奉行法家而出现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说法和做法(如嬴驷被商鞅治罪),但同时受到儒家“刑不上大夫”思想的影响,有“八议”“上请”制度,即对于拥有特殊尊贵身份的人谨慎、从轻议罪论处的两项较为完善的制度。除此以外,皇帝拥有最高司法权,理论上可以随意出入人罪,更有合理合法的“大赦”“特赦”等赦免权。对触犯法律的贵族,一般不会公开行刑,而是采用秘密处死或赐死这样较有尊严的处刑方式。

所以景琰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赐死了自己的嫡次子。但从整肃军纪、确立军威、遵守法度的角度来看,景琰又是别无选择的。

即使抛开理性分析,从感性的角度去看,当年处置这件案子,自始至终最煎熬孤独的也是做出两难抉择的景琰。

我对当时情形的猜想是:朝臣对景琰公允处置并无异议,柳皇后、莱阳王苦苦哀求,以太子的性情,结案时也可能建议法外开恩,庭生身份敏感,持中不言。唯独没有人坚定地支持景琰依法处置,他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作出决定。

宗法社会重视家族的价值,“大义灭亲”是一种选择,“亲亲相隐”也是一种选择。当年吏部尚书何敬中窝藏死刑犯是大罪,但因为这个死刑犯是他自己的儿子何文新,就成了“谋事为亲子”,只是贬谪出京断送仕途而已。

但是皇帝本身因为掌握着最高权力,因而失去了“亲亲相隐”的可能。司法者的身份远远压倒作为父亲的身份,这种人格内部的撕裂和对立就是帝王孤独的根源之一。

最终,他承受了误解,成为了所谓的“固执绝情的父亲”。

(心痛得无法呼吸倒地不起.jpg)

13、萧平旌借酒浇愁,舞剑时说“皎皎贞素,侔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

看到这四句激动得不行!!!出自曹植《蝉赋》。

唯夫蝉之清素兮,潜厥类乎太阴。

在盛阳之仲夏兮,始游豫乎芳林。

实澹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

声皦皦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

……

皎皎贞素,侔夷节兮。帝臣是戴,尚其洁兮。

朝堂论礼后,周玄清老先生问梅长苏,是否知晓黎崇太傅佩戴玉蝉的寓意,梅长苏回答了“实澹泊而寡欲兮”至“似贞士之介心”四句。原著中似乎原本是骆宾王的“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四句,但可能因为大梁虽架空但基本参照南朝之故,为了时间线的考虑,不能引骆宾王,才改成了曹植。

无论是《在狱咏蝉》还是《蝉赋》,都是咏蝉之高洁以喻己身,非常符合黎崇太傅的际遇。同时《风起长林》片头以蝉为意象,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蝉赋》由黎崇到林殊萧景琰,到萧庭生再到章旌兄弟,代代相传,想必是每一代人自幼就背诵过、修习过的,而《蝉赋》所咏颂之精神也随之代代相传,想一想就觉得很动人了。

14、林奚给萧平旌的醒酒茶:葛清茶。

15、萧平章要出门去接平旌回家,蒙浅雪问他去做什么,萧平章:“你这个大大咧咧的性子,真的是太随蒙老大人了。”蒙浅雪一拳捶上去,“你好端端地说我干嘛!”

萌大统领皱起眉,对萧平章:“你小子好端端地,说我干嘛?!”

很有趣的一点就是,蒙浅雪的几乎每一句台词都可以脑补成蒙大统领的语气,惟妙惟肖!

16、萧平旌帮林奚筛草药。

建议1.5倍速观看这一幕,太魔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7、萧平章:“幸好父王没听到你这么跟女孩子说话。这腔调又是琅琊阁教的?”

是的没错。所以平旌对林奚说的那些调戏的话,都是蔺老阁主教的。蔺老阁主应该也对大梁第一美人说过。更不要脸的话,应该也说过【。

18、萧平章哄萧平旌,摸摸脸,乖乖听话,跟我回家吧。

摸脸杀出现次数超级多,这个动作最适合哥哥弟弟什么的了。比如祁王兄对景琰,比如梅长苏对飞流,比如萧庭生对小时候的陛下……

19、萧庭生收养萧平章时,举家不在京城,当时知道的人除了萧庭生夫人、周管家外,只有先帝和陛下。

这个信息是萧平章提供给萧平旌的,关于知情人的描述应该不准确。林深不可能不知道,其他人也应该有察觉的,毕竟凭空冒出来一个五岁的儿子。

另外比较好奇,当时举家不在京城的话,在哪里呢?

20、东海使团到达峨州,七日后可抵达京城。

21、东海使团祭奠淑妃,淑妃姓虞。

22、萧元启:“倒不如从一开始就将我母子逐出这繁华之地,从此断了执念不生妄想,倒是可以相依为命,求个善终。”

梅长苏放走誉王妃后说过:“作为誉王的遗腹子,让他在这繁华的京城中长大,你让这孩子以后如何自处?还不如让他远遁江湖,做一个平民百姓,这才是他最好的归宿。还是让这个孩子远离朝堂吧。”

苏哥哥,你说得对,你说得都对。


第十四集:

23、情节梗概:陛下召见萧元启,允其府中戴孝。墨淄侯训练萧元启。内阁转来驿报,北燕使团中有北燕五皇子惠王,随行护扈是瀚海王第三子瀚海剑传人二十六岁登琅琊高手榜第五位的拓跋宇。陛下安排由长林世子代为迎接惠王。内阁与北燕和谈,萧平章提出要求北燕提供五百匹种马,以朝廷名义开设马场,兰州营代管,引发忌惮。萧平旌发现往年战马购买和供给中的问题。濮阳缨与荀白水密谋,安排七大马场的人阻止惠王入京。

24、萧元启乞求为莱阳太夫人重新安灵,陛下听了心软,面露为难,正要说话,萧庭生悄悄制止,上前对萧元启说先帝皇孙依礼不该为逆罪之人安灵,否则要自绝宗室。萧元启说,母亲有生养之恩,父族乃骨血之源,难以抉择,陛下就将其从二品侯降为三品,允许府中戴孝。

从萧元启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施恩”肯定是不够的,但已经是依据礼法最大的妥协。陛下原本已经要妥协,但庭生制止了,先把其中利害给萧元启讲清楚,表示无法施恩,然后才让陛下发话。

很显然,萧庭生主动扮演了惹人怨恨的角色,让陛下原本不大的恩惠显得可贵,也让获恩之人对陛下心存感激,若是颂扬,也是颂扬陛下,若是怨恨,怨恨的却是长林王府。

萧庭生的用意就是替陛下挡灾。这种做法既是好哥哥的表现,也是忠实臣子的标配,我想更是一种处世智慧吧。

25、萧平旌:“我习惯了有父兄护持,倒真的从没想过自己孤身一人的滋味。”

最怕这种高高挂起的flag,瑟瑟发抖。

想想曾经的林殊和景琰,也是有父兄护持的,后来都没有了。再往后,景琰失去梅长苏,失去了很多人,甚至包括亲生骨肉。

26、就看图吧↓



27、萧平旌:“琅琊阁各地鸽房的人,我可认识不少呢。”

28、林奚:“琅琊阁一心只答江湖事,想跟朝堂切割开来,可照这么看来,也是很难切割清楚的。”

萧平旌:“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大多数绝世高手总是和各国朝廷挂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哪有那么容易分清楚。也不知道老阁主当初改这规矩的时候,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刺激源猜想之一:梅长苏。

刺激源猜想之二:萧景琰。

29、关外七大马场为朝廷供应战马,每隔一年来金陵送年礼,住在福来客栈,四月中回程,今年是四月十六。

30、萧庭生回府见萧平旌偷懒睡觉,用橘子丢他,对萧平章说“你十五岁就帮衬着父王办事,他二十一岁了还没个定性。”然后出题考平旌,平旌一针见血指出撤军北岭荒谬。

萧庭生:“就不信为父考不倒你这个臭小子!……额,居然真的没考倒,哼!”

31、萧平章:“正是因为父王有威望、有兵权,我长林王府行事才不能随心所欲。如果自己心中都没有约束,可以为所欲为的话,怎么能怪别人的看法是错的呢?”

束人容易束己艰难,懂得克制自身欲望的是君子,在无边的权力面前还能不妄为的,大概是圣人。

圣人能有几个?

32、这一幕↓


我已无数次脑补殊凰/殊琰的相同场景了。话说这一段的bgm真好听。


第十五集:

33、情节梗概:巡防营发现七大马场异常,萧平旌偷听得知郊外拦截计划。北燕使团遭拦截,巡防营营救,段桐舟出现,萧平旌追击。濮阳缨以莱阳太夫人墓地所在诱萧元启出城,命萧元启为长林王府通风报信积攒人情。萧平旌与段桐舟周璇,萧平章、荀飞盏、拓跋宇及时赶到,段桐舟坠崖自杀。萧平旌受伤,林奚诊治。

34、蒙浅雪对林奚说:“父王说了,明年给平旌再定一门亲事。”萧平旌没反应过来,蒙浅雪:“笨死了!”

大嫂热衷做媒,可惜没什么成效。还有就是,蒙姐姐你终于找到说别人“笨死了”的机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5、萧平章:“你父母所行之事,若说对你没有影响,那一定是假的。但是过去种种终究已经过去,你的将来如何,还是要看你自己内心深处到底想要怎么走。无论你信与不信,我都是最有资格跟你说这些话的人,希望你能体会。”

听了这番话的小侯爷回府就去烧信了,侧面证明话语的力量。

我比较好奇小侯爷用来点灯的火引叫什么,貌似比打火机好用啊。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3)
热度(53)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