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三人称 13

13

流感季节,很多同学都生病请假了,教室很空旷,老师们讲课都没精打采。

回到家刚开门,迎接我的就是一个大大的喷嚏。

大哥正缩在毛毯里,面色发白,瑟瑟发抖,可怜兮兮。

阿诚哥从厨房出来,端着大哥的水杯。

“大哥,再喝点水。明台回来了?”

 

明家大少爷,我最尊敬的大哥,向来是身强体壮的,这样虚弱的样子还真的不多见。

我走过去,关切地看他,“大哥,你也感冒了?我们好多同学也都病了。”

“那你呢?”阿诚哥问我,“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我摇摇头,但其实喉咙有一点痒。

“那你离远一点,不要传染你。”这时候大哥发了话,带着浓重的鼻音。

我乖乖听话,回自己房间去,走到一半觉出不对来——

让我走远一点,阿诚哥离那么近倒是没关系?

 

我当然没有蠢到把话问出来,他们俩之间的秘密我早就知道了。

他们也知道我知道了。

我们兄弟三人心照不宣,默契得天下无敌。

说实话,我曾经惊讶于自己的平静。毕竟大哥和二哥相爱了这种事情,怎么都算是不可思议吧。

我应该觉得荒谬,应该吓得大惊失色,应该纠结到怀疑人生。但是都没有。

我只是觉得他们俩……很相配,天经地义该在一起。

 

忽略病症先兆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一早,我开始咳嗽、鼻塞,并且感到头晕脑胀。

我走到餐厅,大哥就坐在餐桌旁,面色红润,衣冠齐楚。

“大哥,我好像被你传染了。”

大哥将手探到我脑门上,“幸好没有发烧。我给你请假,好好在家休息。”

“谢谢大哥。”

我特别乖巧地道谢,却忽然发现大哥衬衫领边的皮肤上有一小块殷红,半遮半露。

 

我没有谈过恋爱,但不代表我什么都不懂。那样的位置,那样的颜色,那样的遮掩方式……那是——吻痕?!

难怪大哥昨天还病着,今天就这样神采奕奕了。

我不知是该赞叹两位哥哥的勇猛,还是该哀叹他们的荒唐,只知道我的脸轰地一下就红了。

好吧,替他们害臊,这也是个勉强正确的反应。

但可能是感冒让我五感迟钝,连带着脑子也不好使,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话脱口而出。

“大哥,你被阿诚哥亲了?”

阿诚哥恰在此时端着餐盘走出厨房,把我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今天就去拍电报和姐姐说我要回上海或者去香港美国哪里都好总之就是不能再和大哥阿诚哥待在一起,还来得及吗?

……

那顿早餐终究是平静地吃完了。

我食不知味,阿诚哥却气定神闲,大哥更是稳如泰山,定海神针一般。

等到他们都出了门,我才松下一口气。

 

吃过了药,我睡得昏天黑地,醒来时不知今夕何夕,之前的事情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以至于阿诚哥敲门进来时,我看到他手里端着的碗和碗里的银勺,会以为他是来送饭。

“小少爷,睡醒了?好点了吗?”阿诚哥笑着问。

“唔……喉咙痛……”

“来,把脖子伸直。”

“啥?”我还没反应过来,阿诚哥已经一手抬高了我的下颏,一手拿出了浸在水里的银勺,对准我的喉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蹭蹭蹭”刮了三下。

我确信我疼得失去了绅士风度,龇牙咧嘴嗷嗷叫。

“阿诚哥!你这是家庭暴力!!!”

“这叫刮痧,小少爷。”阿诚哥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当然如果我想,家庭暴力也好,杀人灭口也罢,它都能做到。”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42)
热度(273)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