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风起长林】【观剧札记】第三十一集至第三十五集

Disclaimer:本札记所涉及的情节、人物、台词、名词等多数来自于电视剧《琅琊榜》以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不属于我。本札记旨在为本人所开某坑提供线索和思路,记录或有不实不详之处,请勿轻信。

Warning:考据胡来,感想瞎编,脑洞发散,偶有CP脑。欢迎讨论,拒绝KY。


第三十一集:

1、情节梗概:萧平旌与大渝康王覃凌硕边境换俘,东青鲁昭随萧平旌潜入大渝刺探军情,在佘山与寻找芜芹子的林奚重逢。萧平旌潜入大渝军营,发现覃凌硕和阳王阮英意见相左,势不两立。

2、覃凌硕杀死亲侄,“我皇属男儿,只可玉碎,不可苟全!”向长林军挑衅。

残暴嗜杀和英勇无畏是两回事。

3、萧平旌:“咱们长林军十八万将士,时时承受着大渝的袭扰,导致各部每隔两年都要补充新兵。咱们驻守的北境一线,从同安、飞山、宁州、梅岭、莫山再到甘州,九座边城,几十个小县府,未曾被大渝侵扰劫掠过的,一个都没有。”

边境从来没有真正安宁过,这才凸显出镇守边境的重要性。

4、谍探不好用,萧平旌亲自上阵。

看到席铠到了磐城萧平旌所在的客栈,和掌柜对暗号的时候,觉得要开始看谍战剧了。(x

5、萧庭生取出金丝软甲,睹物思人,“越是久远的事情,越忍不住地要想起来,大概是快要见他们去了。”

很好,武靖爷和先生都出现了,不就是眼泪嘛,给你一吨够了伐?

另外,关于飞流在苏先生过世后的境况,有一些很虐很虐的脑洞,想想就心痛。比如飞流不愿离开北境,是被蔺晨骗着喝了药晕过去被扛走的,比如蔺晨发现飞流回到琅琊山后再也不采花插花了,比如飞流从此只点头摇头,不爱说话了,比如飞流很乖很乖地再也不一次吃两个甜瓜了。

6、席铠从蓟都至磐城,报告大渝军事动向。东青假扮楼漠人在马店用酒联络上谍探胡松。东青:“大梁那边的人啊,都娘们兮兮的……”

你们谍探接头暗号聊点什么不好?(笑cry

7、“都是活在世俗间的凡人,有谁真的敢不敬畏天道呢。”

不同地域信奉的神不同,祭祀礼仪也不同,但不讲天道的文化从来都引人侧目,不敬天道的人内心难有底线,便会恣意妄为。典型人物就是谢玉。

8、萧平旌带着鲁昭和席铠上佘山,半山遇到老猎户,问:“这山还能往上上吗?”答曰:“上山?能上。”“呃,不,老伯,这山上还有路吗?”“没路。”“没路?不是,这没路怎么上去啊?”“爬。”

这不是孔导嘛↓


孔萌萌不愧是孔萌萌太萌了哈哈哈哈哈。

9、萧平旌:“恐怕也只有战争才能阻止战争了。”

不好战,不恋战,亦不畏战。

10、萧平旌:“将整个国家的命运背负在肩上,是真的开心不起来。”

所以蔺晨问长苏,累不累。长苏走了,他可能还会问景琰,累不累。

个人感觉,蔺靖最大的萌点在于两人在价值观(与是非观有区别)上有不小的分歧。一个得放手时且放手,江湖远大,逍遥自在,潇洒一生;另一个身负千钧重担,庙堂巍峨,恪修君德,呕心沥血。但是这种分歧又会带来吸引,蔺晨着迷于景琰的心志之坚之纯,景琰则会从蔺晨那里感受到为君者难以轻易获得的快乐。把蔺晨给了景琰,只是想让景琰开心一点。

11、林奚:“没有如果。不管几天,我都会等你一起走的。”

旌奚这一对很好地诠释了命运的力量。林奚自从出生就被林夫人带走,远离长林王府,远离婚约;和平旌相逢之后又从心里拒人千里;好容易互生情愫,又出了平章的事……“嫁给从军之人,送他出征,等他回来的苦楚”林奚或被动或主动地躲了又躲,最终还是要等。

不过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林奚足够坚毅。


第三十二集:

12、情节梗概:萧平旌利用天象散播谣言,托萧元启捎家信回金陵。国孝期兴兵有违礼制,元叔认为稳妥为上,萧庭生决定支持萧平旌。萧元启得知平旌军事计划,告知荀白水。荀安如眼见太妃、二皇子因荀太后一句话恐惧请罪,惊吓生病。萧元启拜访萧庭生,请教兵部事宜。

13、萧平旌:“胡松,你想不想回大梁?”胡松:“家园故国,怎会不想。”平旌:“那这次你跟我一起回去。”胡松:“不,我还可以做更多的事。如果有一天能回去的话,我只希望是在咱们长林军最终得胜的战场上。”平旌:“长林有你们,实乃我大梁之幸。”

被这位帅气的敌后工作者撩得心潮澎湃,然后才意识到又是一个flag,随后小哥就牺牲了……

14、杜大夫将平旌去年出城猎的皮毛拿给林奚御寒。

脑子里出现的第一句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我大概有猫饼2333

15、萧庭生祭奠平章,又是入秋时节,收到平旌家信。信中写道:“父亲大人展信如晤:父王安好。身体可好?大嫂和策儿远在琅琊山,儿xx军前,未能在父王膝下尽孝,深感不安。望父王自己保重。儿在甘州……敌方有增兵迹象。”

二公子的信写得真直白,哪位帮忙看看xx↓是哪两个字?


16、萧庭生手握朱红铁弓↓,问:“元叔,你可曾记得,先帝当年册封王位的时候,为何赐我‘长林’二字吗?”


元叔:“属下一直以为只是随了长林军的名号。”

萧庭生:“长辈曾教导,长林之重,不在权位,不在富贵,更不在处事圆滑、安身立命。长林之重,重在保境安民。”“元叔啊,你也是尚武之人,应该知道斩落皇属主力能给北境带来多少太平。十年,十年。北境儿郎能少流多少血,边境的百姓能得到多少安稳。先帝一生仁厚,他若是还活着,必不愿拘泥于礼法,就这么束缚住了平旌的手脚,错失……错失这保境安民的大好时机。”

“先帝”册封王位赐“长林”二字,好像不太对?第一句里的“先帝”应该是指“武靖爷”,否则萧歆册封萧庭生为长林王,道理和时间上都不对。

元叔的说法应该是大家公认的,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册封“长林王”的时候庭生肯定受到了“长辈”的教导,这位长辈知道梅长苏的身份。所以,如果不是景琰,那就最有可能是蒙挚。

根据萧庭生的说法,边境的十年太平是值得用礼制和长林王府的命运去换的,根据萧元启预言萧平旌此次会立下“令一代人仰望的不世之功”来看,十年太平太过稀有。

赤焰军当年将大渝皇属军斩落马下,换来的是十四年的太平,也是立下不世之功的。血战力竭后却立即遭到屠杀,不仅是“冤”,而是“人神共愤”。人说飞鸟尽,良弓藏是最常见的权御之术,可是把良弓彻底斩断烧毁踏上一万只脚,还不承认良弓之功,就令人难以饶恕了。

17、萧庭生与萧元启谈心,“凡我皇室子弟,从最初的启蒙开始,到后来自行建牙开府,其间念的书、学的道理其实都差不太多,可最终的结果却总是龙生九子,品行各异,所以先帝和我从来都不看中所谓的父子一定相袭。”“你父母的所作所为肯定会影响你的境遇,但是你相信什么、看中什么、想做什么样的人,唯有你自己才能把握。”

萧元启问:“大伯父,境遇冷暖自然会影响人的性情,性情若是变了,本心会变吗?”

萧庭生:“孩子,你想想你皇祖父在未封东宫之前,他的境遇如何呢?如果你觉得这世态炎凉,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地狱。一个人本性若善,纵然是烈狱归来,其赤子之心亦可永生不死。”

庭生这番话让人想起来豫津说过的,“唯有把握此心而已”。

萧元启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应该是真心的。庭生的回答真心诚意,触动人心,所以元启也有了片刻的动摇。

庭生最后说的话,半句说“皇祖父”景琰,半句说“烈狱归来”的先生长苏,“永生不死的赤子之心”就是他们二人精神的凝结。所以,庭生是否知道先生就是林殊呢?我猜想,先生生前他是不会知道的,但是很久以后景琰可能会告诉他。

譬如说,“帝王之位,或者权势、荣宠,皆易令人迷失本心,可真正令人迷失的,却不是这些宠辱和冷暖。你若想要堕落,便一定会堕落,你若想要坚守,即便是真正的炼狱,也不能令你动摇分毫。今日父皇为你讲讲你的先生,这个故事世上没有几人知晓,但是父皇希望你铭记在心。”

结合上面出现的朱红铁弓,庭生至少是知道林殊的生平事迹的。比如景琰登基之后,将原府邸赐庭生居住,将朱红铁弓留给了他,给他讲林殊的故事,讲赤焰军的忠勇;或者在册封长林王的时候才赠给他,连同无字牌位一起,给他讲述从林殊到梅长苏的传奇。


第三十三集:

18、情节梗概:荀白水试探萧元启,看到皇后引发疫灾的罪证。萧元启为萧庭生作信使,私拆信件得知信中计划,与荀白水商议,荀飞盏从荀安如处得知荀白水在书房待客,闯入后未发现萧元启。荀白水荀太后挑唆陛下试探萧庭生后私自颁发明旨,传令使节出京。萧平旌发现信件被拆,监看京城到北境的要道。

19、荀白水:“这通敌叛国,当然不行!”

这句话乍一听倒是很有底线,可是这种“攘外必先安内”的做法其实也是误国误民。荀白水沉溺于国中权力争斗,还自以为有文人傲骨,真的是挺可悲了。

20、荀安如:“病早就好了,我装的。”“我不想待在宫里了。”“没什么,就是有些不惯拘束罢了。”

安如这话说得就像装病不想上学的孩子一样23333

21、荀白水想出颁发明旨的办法,令四境各军只许抵御,不许出城,不许寻衅,不许联营,更不许扩大战事。

为了束缚萧平旌的手脚,压制长林王府,荀白水宁可牺牲边境安全。不说北境,万一东边或者南边出事,这道明旨也有可能危及边境安全。

22、萧平旌:“是我自己太过怯懦了,但我确实无法面对,所以只能先选更容易的事情做了。”林奚:“不,不是这样的。消极、颓废、逃避和自暴自弃才是最容易的事情。你决定要先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又何尝不是一种勇气?”

林奚小姐姐你长得美说话也这么励志!

23、陛下身边的內监叫高福。

又一个高公公~

24、萧庭生:“要是此战获胜,国泰民安,哪怕以后洪水滔天,那也是值得的。”“眼下的局面,一边是国之孝礼,一边是天赐良机,真是两难割舍。”“陛下还不满十四岁,初登大位,刚刚脱去一脸稚气,就把这两难之境交给他,让他来承担吗?”

飞盏听了这些话后,说“老王爷是真心疼爱陛下”。这当然不错,尤其是最后一句话,疼爱之意溢于言表。但如果让我来说,我看到的是“担当”两个字。长辈疼爱晚辈,为晚辈承担一些东西,这是很常见的,有些时候这些东西其实是晚辈理应承担的,晚辈也不一定承担不起,但长辈出于心疼,还是帮着他们扛下来。

这所作所为是不是很眼熟?蔺晨劝梅长苏,说靖王自有他应该承担的东西,他也不是那种承担不起的人,说天下事岂是你一人所能尽担的,梅长苏不听。长苏不是景琰的长辈,他为景琰操心,可以说是出于殊琰时期的情谊,但更是出于他本身固有的忧国忧民忧天下的品质。

所以相似地,撇开庭生和元时之间的亲情,庭生原本就会做这样的选择,去独自担当压力。所谓舍我其谁,就是如此。只不过如果萧歆还在,肯定会早早察觉,为了保护王兄,他会与庭生一同分担。

25、荀白水说萧庭生习惯独断军机,从前和先帝意见不合时都不肯轻易让步。

看来他们兄弟俩还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脑补一下两位选手友好辩论的场景,比方说,当着武靖爷的面,兄弟两个就某一问题各抒己见,武靖爷就忍着笑看热闹,心里美滋滋地想啊,祁王哥哥和我的基因真是好!小殊和我把孩子教得真是好!

26、荀太后说陛下可以传召符节令入宫开玺,不经前朝,当面下旨命少府禁言,之后朝阁归档,颁布四方。

关键不在于这种做法是否妥当,而在于想要这么做的人是谁。如果是陛下本人想要秘密拟旨,那无可厚非;如果是他人建议,这个人也该是朝堂中人。荀太后的话,手也未免伸得太长了。荀白水明知荀太后心胸狭窄,公私不分,还允许她介入朝局,本身就是大大的糊涂。这兄妹二人打着“为陛下将来着想”的旗号摆布陛下,却认识不到,陛下不仅不能被长林王府摆布,同样也不应该被他们兄妹摆布。

因此,庭生不去选择私下说服陛下,也是认识到了操控君主这件事对于君主专制社会的危险性。

27、萧平旌:“有个人曾经说过,当你不知道敌人的箭来自何处又射向何方时,你首先要想的就是自己的要害在什么地方。”

这话听起来像长苏说的,平旌应该是从平章那里听来的,平章是从庭生爸爸那里听来的吧?


第三十四集:

28、情节梗概:荀白水称病亲自赶往北境传旨,荀飞盏发现,告知萧庭生。萧平旌北境备战,请君入瓮,主营开至宁关堡西高地。萧平旌沿路阻碍荀白水,萧元启留守指路,佯装追赶,荀白水传旨,平旌拒接。天象出,战火燃。

29、大渝皇属军前锋于九月初七越过莫山南下,甘南营迟将军南坡佯败后撤,皇属主力全部越过莫山。莫南主营北移至莫荫谷,准备拦截后撤之路。主营玄甲骑兵上高地,口袋扎实。萧平旌命颜将军拖延一天,且战且退引敌至九道沟;常山营前移三十里,晦日夜丢锅弃帐,朔日午时前回撤至大本营会合。梅岭、宁州两营联营出击,胜。大渝军避开梅岭一线,直奔宁关,进入包围圈。

所以应该是甘南营在北边的莫山莫荫谷,梅岭宁州营在西南边的梅岭,主营在东边的宁西堡高地,常山营在主营以西至少三十里,后撤回东边主营。大渝皇属军先顺利南下,被甘南营切断后路;被颜将军拖延一天,自西向东引至九道沟;又被常山营诱至更东(?);再被梅岭宁州两营赶入了主营包围圈。

时间上,日食在十月朔日也就是初一出现,皇属军九月初七南下,前后不到一个月,被全灭。

30、这种特写镜头↓


堪称日常晒道具了,上面“驿馆”“甘州营”字迹都很清晰。道具做得这么好,不给特写简直暴殄天物。

31、“今日长林上下,乃是听我军令行事,此战之后,无论何等罪名加身,我萧平旌一人承担!各位将士,天机已到,随我出战!”

这段的bgm叫做《出征》,18集就出现过,非常好听非常燃。

32、这个爆炸↓


太赤鸡了!哪位懂的给讲讲,当时的弹药真有这个威力嘛?


第三十五集:

33、情节梗概:大渝皇属军主力被灭,萧平旌承诺一月后回金陵受审。军报传入京城,内阁转呈弹劾萧平旌奏本,荀飞盏求情,公开与荀太后对峙,从荀安如处探听荀太后召见的人,劝萧庭生为平旌谋划,庭生拒绝。林奚赴琅琊阁向蔺晨求援未果,蒙浅雪回京。萧平旌回府。萧元启告知荀白水,萧平旌未做任何防备。荀太后发布诏令,命禁卫营唐副统领和吴副统领拘押萧平旌,巡防营孙统领协助,被蒙浅雪拦截。

34、大梁军制,将军回京总限四百人,可带一百人随行入城,三百人驻扎城外。

平旌带的人显然没有这么多,打了大胜仗,还要夹着尾巴回京,凄凉又讽刺。

35、元叔给庭生披衣服,劝他吃药。

这画面太有爱,长林王妃早逝的话,有没有人嗑这对?庭生叹口气说“吃药”的样子好萌。

36、蔺晨:“天下之道,贵在顺其自然;为人之道,贵在无愧本心。琅琊阁旁观世间冷暖,不答朝堂之事。”“萧庭生并非寻常之人,生于忧患,师从高手,自幼聪慧,喜好读书。在朝堂上该如何收揽权柄,如何把控朝臣,你以为以他的能力,是学不会,还是做不到啊?志不在此,非不能也。”

当我们旁观梅长苏的麒麟手段时,不免会因为他最终的正义目的而为他的所作所为加上一层厚厚的滤镜。但是他自己是没有这层滤镜的,他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性质看得很清楚,“在阴诡地狱里搅弄风云”,认为其“虽为夺权利器,终非正途”。

庭生师从梅长苏,要学这些很快就能学会,但梅长苏一定会告诉他,不要学。

这种“志不在此,非不能也”在景琰身上也有体现,比如赈灾一事中,景琰对誉王说,王兄说的平衡各方,我不仅现在不会学,以后也不会。所以景琰十多年受尽冷待,不仅是因为与祁王的关系,更是因为他对本心的坚守。

类似的还有夏冬,她说过“师父要教我一些新的东西,可是我学不会,也不想学。”师徒彻底决裂。

37、萧庭生:“在朝为官,政见不同、想法不同,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眼前有两个不同的阵营,你不得不从中选一个。武靖爷在世的时候最恨的就是党争,一旦被卷入其中,无论你是贪图富贵,还是胸怀理想,最终都会被两个字束缚住,那就是‘立场’。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就要去见先辈和我父皇了,难道在我临死之前,还因为自己的儿子,一手拉起一个长林党吗?”“这两个阵营一旦对峙,怎么可能不裹挟他人?不管你身陷其中的初衷是什么,两方对立走到最后,这立场,必会大于是非。在这个世上,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心无杂念,始终不随波逐流呢?”

人是政治动物,被“立场”所束缚几乎是大多数人的命运。大多数时候,我们自以为的思想交流和争论,其实都是在站队。而在阵营分立的大势之中,“心无杂念,始终不随波逐流”,保持独立思考和自我见解,这些做法不仅艰难,而且危险。当你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就难免要被吞没。我们生活的世界从来没有真正对异见者宽容过,想要一个包罗万象的世界,渺小的凡人大概唯有拼尽全力,不被洪流裹挟。

景琰和庭生所站的是另一个高度。作为能够呼风唤雨、裹挟众人的人,即使是在自己和自己亲人的利益遭到损害时,依然拒绝使用这种特权,依靠的是高度的自律自省和坚韧的心志。其“志不在此”,故而宁可为人鱼肉,不改本心。

庭生说“我父皇”的时候那么敬畏又亲近,让人莫名想要编八百集景琰和庭生的父子日常……(捂心口(我的萌点越来越奇怪了摔

38、萧平旌:“无论这将来城楼上的旗号怎么变换,各位守土将士,永远是我大梁北境的长城。”

无论是“赤焰”还是“长林”。

39、蔺晨说蒙浅雪心思单纯,如同她的叔祖父一样最值得信任、值得依靠。请她给平旌带话,“无论是对待自己还是对待他人,只要情义不灭,尽心就好。该放手时自当放手,切莫求全责备,生了执念。”

咱们蒙家人,就是靠得住!暗搓搓觉得荀飞盏也算蒙家人,去微博挖坟有看到一条,说平旌在拍摄现场曾经口误,把“荀大哥”叫成了“蒙大哥”23333

蔺晨的话相当于间接劝人归隐嘛。他总是用“该放手时自当放手”的这套说辞劝别人,他自己呢?是否他心中就有,或者有过执念呢?如果是,那是对什么人、什么事?最终是否放下、如何放下的?

40、策儿被留给了蔺九照顾。

这一幕↓


超萌der~

41、“宁关大捷,将二十万皇属主力斩于马下,这是为父和你兄长想做而没能做成的事情。父兄以你为傲,若是先帝还在,也当以你为傲。”

暴哭。想要一个这样的庭生爸爸↓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在大家都爱上了平章平旌的时候,森森被老王爷所吸引……是我的口味(?)太奇怪?

42、蒙浅雪:“这金陵城什么时候变成讲理的地方了?”“你要真有什么不客气,冲着我一个人来就行,我今天还把话放这,这长林府有一个人出手相帮,就算我欺负你!”

长林王府最不好惹的不是老王爷不是世子不是怀化将军,而是家里的儿媳蒙姐姐hhhhh

说起来长林王府里,王妃、世子妃,加上八字没一撇的林奚小姐姐,这媳妇是一个比一个棒啊……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34)
热度(78)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