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风起长林】【观剧札记】第三十六集至第四十集

Disclaimer:本札记所涉及的情节、人物、台词、名词等多数来自于电视剧《琅琊榜》以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不属于我。本札记旨在为本人所开某坑提供线索和思路,记录或有不实不详之处,请勿轻信。

Warning:考据胡来,感想瞎编,脑洞发散,偶有CP脑。欢迎讨论,拒绝KY。


第三十六集:

1、情节梗概:荀飞盏劝诫荀白水,叔侄争执无果。萧庭生陪萧平旌上朝受审,当廷剖白心迹后病倒。萧庭生认出林奚。陛下忧心,派出太医令探视,荀白水派人监视长林王府。

2、荀飞盏:“其实叔父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平旌自愿回京受审,为了维护的不是别人,而是陛下的颜面。”“所以,长林之罪,罪在将来?!”荀白水:“未雨绸缪总好过追悔莫及!”

先前说过,荀白水对长林王府的忌惮和猜疑其实可以理解,为此担心主少国疑也实属正常,只要不做有违法度或者损害大梁利益的事,就还是称职的首辅。可惜从为皇后隐瞒罪证到重建东湖羽林、怂恿陛下颁布明旨的桩桩件件,他已全然置家国百姓和陛下的切身利益于不顾了。

3、元叔给庭生整理好朝服,一脸担忧,庭生:“吱声啊,行不行?”元叔忍泪:“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庭生用指头点他一下,“走了。”

依然有一种蜜汁CP感……

这段戏真是好,庭生云淡风轻,元叔却眼含热泪,有一种克制的煽情感觉。

4、兵部齐侍郎质疑萧平旌引敌入境,兵部晋尚书表示未就此进行合议。

先帝封怀化将军时,召见的就是晋尚书。荀白水当时问的时候,也没有和晋尚书多说什么,可见这位晋尚书肯定不是荀白水阵营的人。

齐侍郎即后面东海通敌案被萧元启陷害的齐勋,其胞弟是东湖羽林大统领,也被株连。

5、萧平旌承认抗旨不接,“在这宫城大殿之上站着的,都是云端之人。也许在诸位的心中,只要北境防线不破,不会危及帝都,那么敌军主力无论是被歼还是退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在那千里之外,在你们看不到也听不到的地方,那里有几十万的守土将士和边城百姓,难道他们就不是我大梁的子民了吗?!难道他们的生死安危就完全不值得一提了吗?!”

长林之重,重在保境安民。萧平旌铭记在心,并且做到了。

6、“臣若是威权过重,无法约束,倒也的确可能危及主君,由此加以防范,似乎看来也没有什么大事。长林府的王位兵权,都是武靖爷和先帝所赐,如果陛下觉得有所不安,我们父子甘愿退让。老臣最怕的就是陛下错以为这些就是全部的为君之道——只要皇权在手、制衡朝堂,就可以从此江山安稳、高枕无忧。”

“自古以来并没有什么千秋万代、一成不变,所以为君者要想到将来,就要时时心怀忧惧。老臣希望陛下明白,越是心怀忧惧,越要胸怀万民。这朝堂制衡固然重要,但是归根结底,无论拥有多少手段、多少智谋,最关键的还是为君者自己,你必须要坐得稳、镇得住。”

“这些话本该陛下长大了之后再说才更合适,只怪老臣无能,今日能站在这朝堂上实属不易,恐怕等不了这一天了。”

“我长林王府无人恋栈权位。”

在普通的权力争夺之中,武靖爷和先帝赐予的王位兵权,完全可以用来做文章,比如“武靖爷和先帝都相信我长林王府的忠义,首辅大人如何不信?!”或者即使用不那么诛心的话来说,庭生完全可以辩白,长林王府的忠心日月可鉴,为大梁保境安民等等。但庭生没有辩白,也无心辩白,因为长林王府无人恋栈权位,这也不是一场权力争夺。

他将权力制衡的必要告知陛下,但又从权力制衡之中超脱出来,告诉陛下,权力制衡之外还有更广阔更深刻的为君之道。这是赤焰血泪留下的教训,是先生的谆谆教导,是武靖爷的身体力行,庭生将这道理对陛下讲明,是对先帝托孤最大的不负。

不知道年幼的陛下有没有听懂,能不能深谙这个道理。但愿可以吧。

7、“但凡有心,又岂能不伤呢。”

庭生说林奚这句话说得真好,然后重复了一遍。私以为两人说了两遍,含义的侧重就发生了变化。

林奚来说,侧重在“伤”,在造化弄人、无可抗拒;庭生重复,侧重在“心”,在即便伤心、不能无心。没有心的人是不会伤心的,可是但凡有心,必会伤心。伤心之人若是能想明白伤心的缘由和有心的珍贵,便知道如何守护赤子之心,百折不挠。

琅琊榜中伤心人太多,长苏、景琰、霓凰、夏冬、景睿、平章、平旌、浅雪……无一不是,而他们伤过的心里装着的忠义、正直、坚忍、包容、良善、担当和爱,万古不息。

所以伤心过后,要记得把心留下。


第三十七集:

8、情节梗概:萧庭生病重薨逝,陛下悲恸之余,决定褫夺萧平旌怀化将军之位,收其兵权,诏令离京守孝。长林军撤除编制。林奚与萧平旌解开心结。陛下赴长林王府吊唁,将长林军令留赠萧平旌。荀飞盏心寒请辞。

9、萧庭生:“为父我生在掖幽庭,吃过常人没有吃过的苦,见过人世间最冷的面孔。但此生有三件事,可谓至幸。其一,得遇先师指导,去除了我心中的怨愤。第二,蒙先皇恩养,历两代明君,从来未曾被人猜忌过。这其三,家中和睦,膝下有平章和你这样的好孩子。”

听庭生爸爸说这段话,脑子里面冒出来的是“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能在临终前细数人生三大幸,必然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的一生了。至于其他人对长林王府的惋惜、喟叹,都不必放在心上。

10、“衣冠葬王陵,遗骨归梅岭。”

梅岭是庭生恩师埋骨之所,也是他戍守北境边塞之地,那里有属于他的个人情感和家国情怀的记忆。

11、“你听这风声。北境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吧。梅岭,梅岭。”

“萧氏庭生回家啦。”


回忆杀里面出现了苏哥哥和景琰,而我喜欢庭生对景琰的这一笑。这个孩子从宁国侯府的雪庐里开始获得自由,蓬勃生长,开始他可歌可泣的戎马一生。

12、荀白水:“人心是可以操控的,民间也好,军中也罢,天下人所知道的事情,不就是我们告诉给他们的吗?”

万民之心是最易操控的,也是最难左右的。玩弄人心只能有一时之效,若是对人心没有了敬畏忧惧,就会失去底线。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先贤告诫过,可惜就有人不听。

13、萧平旌:“从此后,这世间再无长林之名。”


名号可改,情义不灭,风骨不朽。

14、大梁距离东海最近的十州:芡州、泉州、桂(?)州、湖州、霖州、平州、淮州、沐州、洋州、漂州。墨淄侯要求萧元启提供十州府边防细节,如城防图、兵力配置、将领情况以及后援补给。

被东海掌握了详细军情,怎么可能不败啊。

15、“平旌哥哥,你保重。”“元时,你也保重。”

兄弟告别,从此庙堂江湖,山高路远。愿他们还记得这一幕↓



第三十八集:

16、情节梗概:长林王府封府,举家扶柩北上,归隐琅琊山。陛下登高追怀,荀安如劝慰。萧元启与墨淄侯达成合作,两年后东海攻陷十州,萧元启主动请缨收复七州,获陛下赐婚。林奚西南采药回到琅琊山,萧平旌得知东境战况。

17、京城传言,老王爷离世后 ,大雨数日不停,可谓天地同泣。

是的,屏幕这一边的人也跟着哭成狗来着……

18、林奚前往西南,寻找奇花异果。

林奚,我国古代著名医学家、植物学家。(x

19、晋大人表示援军统领最合适的人选是南境穆邕将军。

穆邕是穆青的儿子?孙子?治军有方的话,说不定还是我们霓凰郡主带大的呢!

20、蒙浅雪叮嘱平旌易服出孝后要向林奚给出承诺。“人这一辈子遇到一个合适的人不容易。林姑娘心中自有她的天地,纵然怀有真情,也不会轻易流露的,这一点你可要接受,不能像凡俗男儿那样轻易地去改变她。”

每次大嫂撮合旌奚,我脑子里就回响大姐的话——“姻缘这两个字啊,可是不能错过!”

另外作为一部权谋剧,《风起长林》中的婚恋观也是很值得赞赏的。

21、终于有糖可以吃了↓


策儿太可爱了太可爱了!琅琊山日常请多来一点!再多一点!


第三十九集:

22、情节梗概:萧元启荀安如成婚,东海戚夫人送来乌晶剑,何成将剑扔入池中,安如侍女佩儿发现,告知敏儿。荀飞盏探访琅琊阁,与平旌对饮畅谈、切磋武艺。墨淄侯因实际掌控东海未列琅琊榜中,平旌查阅东海战事档案。荀安如得知萧元启即将晋封郡王。

23、荀白水告知萧元启恢复莱阳王爵事,内阁已经议定,但宁王爷刚刚过世,宗室还要等一等,最迟不过九月会有恩旨。

宁王爷也过世了……

另外,先莱阳王看来也是个郡王而已?总觉得他应该是亲王。

24、萧平旌夸荀飞盏:“你深得蒙老大人真传,将来肯定是要登顶榜首的。”

蒙大统领是大梁第一高手,不过一直身在朝局之中,可能并没有上过琅琊榜,但是实力肯定是数一数二的了。

25、新出炉的琅琊高手榜榜单↓


飞盏大哥第三名,已经挑战过前两名了,说“苍栖剑飘逸灵动,和瀚海剑大为不同”。

萧平旌未上榜单,是蔺晨刻意想要给他清静。蔺九:“您这算不算心有偏私,失了公允?”蔺晨:“咳咳……”

蔺晨的这个性格,感觉所有人都敢拿他开玩笑。

26、萧平旌对东海战况不闻不问,蔺晨说他伤了心,看来是真的放下了,蔺九不以为然,表示如果平旌问起,不会瞒他。“老阁主年轻的时候对待友人,不也是这样吗?”蔺晨闭目追怀。

蔺九:“老阁主曾经说过,为友之道,就是可以让朋友自己选择,无论最终如何选,都可以帮得上一点忙。”

有一种友情叫做蔺晨和梅长苏,可以说蔺晨是成就梅长苏的最重要助力。从整形手术挫骨削皮开始,提供各种情报信息,给他稳定病情与天争命,为他跑腿去南楚办事等等,一直到最后,制出冰续丹,一同上战场,操持后事……如果说梅长苏殚精竭虑的十四年里有能像林殊一般任性逍遥的时刻,那一定要感谢蔺晨。

蔺晨制冰续丹的时候,心里想的大概就是“让他有另一个选择”吧。

27、礼部尚书沈大人就萧元启晋封名号的事询问荀白水,荀白水表示无妨。

这位沈大人就是曾经在太子新立那年搞错祭礼仪程,被平章质问的那位,这么多年了,巴结奉承的习惯一点都没变。


第四十集:

28、情节梗概:萧元启晋封双珠郡王,提拔何成为巡防营统领。陛下核阅军功簿,得知岳银川和狄明战功。萧平旌与飞盏蔺九分析东境军情,疑心元启。岳银川做出相同的分析。萧元启将东湖羽林作为下一步目标,为拉拢接任的狄明,将导致其家中所有人罹难的疫灾真相告知。佩儿跟随安如看望元启,认出何成。

29、荀飞盏得知元启安如婚事,惊讶:“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呀?!”蔺九:“若是无人问起,琅琊阁从不多嘴多舌。”飞盏:“哦……”蔺九:“今天答了你这么多话,也没有多收你的银两,我已经很厚道了。”

就喜欢九兄这种一本正经嫌弃人的样子。

30、蒙浅雪用平章从前在太学院的书单教策儿识字,飞盏表示舅舅文武双全,可以教他,被蒙浅雪揭穿老底。

太学院一定是个很有趣的地方,是真·贵族学院了,想象一下宗室子弟都在里面读书,有些学有余力,还能额外读读兵书闲书什么的,有些就读得费劲,成天逃学(x

而荀飞盏和蒙浅雪都是受教于蒙家,让我们回味一下蒙大统领读书的费劲样子,然后想象一下幼时的飞盏和浅雪被蒙大统领教育:“你们呀,一定要多读点书!”

31、岳银川,淮左营正五品参将,驻军芡州,主将阵亡后统领余部,打赢东境溃退中唯一胜仗,守住关口、突发奇兵,破敌军一路主营,缴获敌军掌握的大梁兵防图集,帮助查获军情泄露案。礼部安排岳银川腊月进京。岳银川与属下谭恒分析东境战局的疑团,发现其跟随萧元启攻下三个城池都发生接触战的蹊跷。谭恒:“将军,您每次琢磨事情,角度总跟别人不、不一样,我就没听说过其他哪个大人,问过这样的问题!”

继在大梁小剧场当中出演了几十集之后,岳银川将军终于上线,出乎意料地正经。岳将军相当于是在对东海攻势毫无准备,失去主帅的情形下,作为副将打了胜仗的。从他作战的成果来看,应该是治军严谨,忠诚英勇。但是在看不到战报的情况下,仅仅依据跟随萧元启攻下的三个城池的经验,能够发觉东海战事的蹊跷之处,这种敏锐的直觉和细腻的心思足以说明这位将军是位军事天才了。不知道他的结局如何,但我想说,留!住!人!才!

另外,谭恒讲话磕巴得非常自然,配音简直太棒。

32、狄明,祖籍京城,外派泉州,为正四品副将,驰援东境南线,每每身先士卒,坚守孤城。其家中十七口人死于京城疫灾,旧宅荒置。前任东湖羽林大统领为东海通敌案主犯齐勋胞弟,受株连发配,廷议决定东海战事终了择选有功将领进京领职,狄明入京,继任东湖羽林大统领。

白……白渣男?!

33、下元将至,萧元启叮嘱安如准备供上吃食贺礼,通过外府赠与狄明。

不得不说萧元启一开始对待荀安如还是很尊重爱护的,只是不到关键时刻很难看到人的真实面孔。

34、萧元启谎称当时搜出罪证后按规矩先呈给了内阁,荀白水为保护皇后故意向先帝隐瞒实情。将排挤长林王府、通敌东海的罪名扣在荀白水和荀太后身上。“我浴血杀敌抗击东海,为的既不是功业,也不为效忠一个傀儡主君,我为的只是不辜负我身上的皇家血脉,不辱没我皇祖父先武靖爷的一世英名。”

元启甩得一手好锅。

我比较好奇的是,荀白水当时看完萧元启掌握的罪证之后,为什么不要求他销毁?留着让他当挟制自己的把柄吗?还是留着让他将实情告诉狄明这样的人?或者昭告天下?萧元启当时有什么能力对抗荀白水,让荀白水不敢要求他销毁呢?

最后,又打我武靖爷的旗号是吧?过分了啊!不过也说明了,武靖爷的一世英名非常好用,不仅正派人物要用,连反派谋逆都要用一用。

可叹的是,无论是盖世英豪还是英明君主,一旦成为被顶礼膜拜的对象,就再也不能控制对他顶礼的人究竟会以他的名义做什么污糟事了。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43)
热度(83)
  1. 我没有余生,来世多多指教波妞Ponyo_w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