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风起长林】【观剧札记】第四十六集至第四十八集

Disclaimer:本札记所涉及的情节、人物、台词、名词等多数来自于电视剧《琅琊榜》以及《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不属于我。本札记旨在为本人所开某坑提供线索和思路,记录或有不实不详之处,请勿轻信。

Warning:考据胡来,感想瞎编,脑洞发散,偶有CP脑。欢迎讨论,拒绝KY。


第四十六集:

1、情节梗概:荀太后下诏取消三月春猎,萧元启劝说无果,当即决定开始行动。萧平旌婉拒陛下回朝请求后得知刺客搜查细节,为救陛下,辞别众人下山。谭恒出城欲赴琅琊山,半路发现东湖羽林异动,回城报信。岳银川向晋尚书提出指控反被质疑诬告,发现禁卫营内已经开始动手。东湖羽林进京,岳银川等人决心营救陛下。

2、荀太后:“哀家嫁入皇室的时候,你母亲还在东海呢,莱阳王这是跟谁学的,跑到我咸安宫里提祖制?”“武靖爷时、先帝时都曾因故取消过春猎,也未见有这么多逆耳之言,怎么,到了陛下就不行了吗?”

荀太后无论对什么人什么事,都真的是随心所欲胡搅蛮缠,这次取消春猎也是不讲道理不可理喻,但是让她给歪打正着了。

猜想一下武靖爷时期曾经因什么缘故取消春猎:静太后卧病?边境战事吃紧?多州天灾?景琰是重视实质远大于形式的人,没有要紧事体的时候按祖制办事,但必要时还是很会取舍的。

3、萧元启狄明计划假传圣旨诛杀禁军主将,命副统领唐凤至召集督尉以上所有长官到禁卫府一举剿灭,以瓮城为牢,控制禁军。

现在的禁军主将是谁?蒙大统领曾说“我带的兵我放心啊,谋上作乱的命令他们是不会听的”,不知道荀大统领对曾经的旧部有没有这么足的信心。

4、岳银川参透荀白水遗言:能护卫陛下者,唯有长林王。

5、谭萌萌↓


史上第一个被马儿耍的副将,紧张之际的笑点担当。

6、萧平旌心中两难,跪在无字牌位前↓


不知得到了什么答案。每次无字牌位出现,就好像长苏景琰这两位伫立在远方,长久地投来坚定的凝视。

7、旌奚告别。

林奚:“我理解你的立场和做法,也从未想过改变你的念头,但是平旌,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也没有办法为了你彻底改变我自己。如果有一天,京城是你的归处,那么你我之间……”

平旌:“林奚,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要求你留下来等我,可我是去做一件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回来的!我此生只想和你一起厮守,等我回来,我们就去走天下、尝百草。”

林奚:“平旌,我的心会永远等着你,可是我的脚步不能因为等你而停留。”“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会找到我的。就算最终我们无法见面,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平安就好。”

这两个人的每一次对话都蕴含新的境界。

首先,尊重对方作为个人的独立性,欣赏对方原本的样子,同时坚守自己的本心。这对于在感情当中动辄为对方改变自己的人,真的是莫大的启示,做好自己,不要担心没有人爱。

其次,平旌说“没有资格要求你留下来等我”,而不是“你既然认定我,为什么不能等我”,堪称真正的平等对待。本质上,因为平旌的身份,旌奚cp很容易落入才子佳人、英雄美人的窠臼,然而呈现出来的却是两个各自精彩的个体之间的相互吸引和爱慕。国内能够呈现这种关系的电视作品真的寥寥。

再次,不为谁停下自己的脚步这一点,充分证明了林奚小姐姐是一位风一般的女子,甚合我的口味——一个人可以为了爱去付出,但不该为爱牺牲。当然这只是一种个人口味,毕竟为爱牺牲大多数时候是很打动人心的。

最后,心中有你,处处是你,两情久长,不在朝暮旦夕,不在长相厮守。我!的!天!哪!

8、平旌下山,老阁主赠锦囊,锦囊内是↓


林殊的赤焰手环。“老阁主说,曾经佩戴它的主人,一生从未打过一次败仗。今日以此相赠,代表了他对你的心意。”

琅琊阁上赤焰手环的来历很容易想象:林殊被老阁主、蔺晨所救,疗伤痊愈后开始创立江左盟,下一盘很大的棋,手环不便携带,就留给蔺晨,一直留到现在。蔺晨一直以来肯定悉心珍藏友人遗物,至于有没有带给景琰看过,蔺靖的话可以发挥一下。

如果不仔细留意,很难发现辞行这一段的bgm是《琅琊榜》中的原声《情感2》。《风起长林》看到现在,已经不是靠着对《琅琊榜》的热衷在吸引人追下去,而是有了一脉相承但又独属于其自身的风格,以至于在剧集靠后部分使用《琅琊榜》原声已经丝毫不会让人觉出新瓶装旧酒的突兀了。


第四十七集:

9、情节梗概:情势危急,晋尚书带岳银川进宫营救。陛下不愿出逃,以天子宝印托付岳银川召兵勤王。萧元启攻破宫城,逼杀太后,逼迫陛下罪己退位。萧平旌从廊州鸽房获知金陵动向,决定以长林之名起兵勤王,冬青及甘州旧部主动跟随,获得甘、随、济、常等州参将追随。荀安如放走敏儿,被萧元启带入宫中。

10、禁军副统领唐凤至叛,看到禁军将士尸体呕吐不止。陛下调兵,禁军南厂兵营、前门外营皆无回音,吴副统领值守宫城,着春俊护送岳银川出城后率五百禁军死守朝阳殿。

萧平旌北境得胜归来后,奉荀太后诏命赴长林王府拘押萧平旌的就是这两位副统领。唐副统领说出过“世子妃别怪末将不客气了”这种话,但是蒙浅雪示威后又迅速怂掉。吴副统领当时提到过自己是蒙氏出身,如今看来,的确忠诚勇敢。

11、岳银川请陛下改换衣冠出逃,陛下拒绝,以天子宝印六印之一托付岳银川,“岳将军,朕和母后就算逃得出这宫外,也逃不出这城,朕倒希望你能替朕拿着这宝印召兵勤王。就算朕真的得不到上天的垂怜,已无挽回之地,那么至少天下人还可以知道一个真相。”

其实早就想说一句话,但是看到这里,这句话才百分之百的明确坚定:若度过此劫,萧元时必为一代明君。

之前看元时这个孩子,只是以孩子或者少年天子的标准在衡量,觉得他有很大潜力承袭先祖遗风,但也只是承袭,能承袭多少,不敢说。

但能临危不惧,而且是临生死存亡之危而不惧,足以达到让人以君主的标准来衡量的高度了。此等沉稳坚毅和对真相的坚持,完全有了景琰的风骨。

说实话,我完全没料到。

元时说这句话之前,深深地看了一眼荀太后,那一瞬间以我之浅陋,我以为元时是舍不下母后,或者是想为母后寻得一线生机。然而,那一眼的含义是,如果朕不出逃,母后也难逃一劫,但为大义计量,朕母子二人性命皆可舍弃。

元时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决定了自己和亲生母亲的生死,还要连同大梁的命运一起考量。古今少主几人有如此魄力?

12、萧元启攻破宫城,朝阳殿里荀太后说“如果兄长还在,又岂会有今日之难”,陛下就说“要是长林王还在,也断断不会有今天”。

如此紧张的时刻,我想的竟然是,陛下的兄控不仅是父系祖传,母亲这边也有兄控基因……

当然还有一句话就是“一姓之人的相互杀戮,还是不能停止”。

13、这一幕里同时出现的两个元素↓


赤焰手环、长林军令,是林燮、林殊、庭生、章旌兄弟四代忠诚。

14、狄明:“我大梁子民,京城百姓,在你们这些贵人的眼中命如草芥!”“只要有你这样的母亲,他便不配为君!”

荀太后决定伏法,以保陛下:“陛下,先帝时常教导你,为君者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切不可失皇家的尊严。”“哀家之罪,罪不可赦,自当承担。今日之事乃天道轮回,善恶得报,陛下不应偏私阻拦,你懂了吗?”

陛下:“懂。”

荀太后以太后尊位偿罪,死不入皇陵、不受祭享、不入宗庙,弃葬远郊,以此祭瘟疫所亡百姓,欲换取退兵,“自此刻起,叛乱之举再无名分,无人能以其母之罪,夺我儿性命。”

狄明某种程度上是被上位者的胡作非为逼反的,所以他的话很有一些警示作用。不过说“有你这样的母亲他便不配为君”,萧元启听了要是认真计较,心里也不会舒服吧,毕竟荀太后和莱阳太夫人简直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荀太后的死,毋庸置疑是咎由自取。不过荀太后就死的姿态令人肃然。

从自然法血债血偿的视角来看,杀死犯罪人是一种纯粹的惩罚,也是正义的实践。但在自然法逐渐受到冲击的过程中,尤其是人道主义的兴起,人们对于刑罚的认识也发生了很大改变。(不过在某些群体当中并非如此,血债血偿的观念深入人心,加以戾气催发,喊打喊杀声反而甚嚣尘上。对此不做价值判断。)曾经有一位我很尊敬的师长坚持主张保留死刑,他说死刑除了实现正义的意义之外,还有一点,让犯罪人面对死亡,能促使他们深彻悔过,得以救赎。

荀太后被逼自裁,当然是情势所迫,是爱子心切,但不得不说里面也有她自己内心的愧悔。就死时的凛然和尊严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她的出身。

另外,早就想说小演员演技拔卓悟性高,这几集里面体现得淋漓尽致。

看这段一直在哭,只因为陛下的那个“懂”字。陛下一声“懂”,懂的是此刻的情势、母亲的无奈,也是真正懂得了为君者于私情之上没有止境的牺牲。景琰在放梅长苏赴北境战场时、下令处死嫡次子莱阳王时所懂得的那种东西,所体会的两难和艰辛,他也开始懂了。

15、萧平旌问荀飞盏,如果二人许久未见,单凭他说陛下有难江山有危,能否获得飞盏的支持。飞盏给出肯定答案。平旌:“我长林府护卫北境,可谓一腔碧血、两代忠骨。在天下人心中,这份赤诚和信义自然有它的重量。”

从这段话里,我找到了之前一个问题的答案。从宋浮到荀白水,一直有一个担心,有一个令平章缄默的质问:长林王府现在忠耿不假,但能够代代如此吗?假若有一个后代心存反意,蒙蔽君主,江山便不保。

说这句话的人、认同这句话的人都忘记了一点,君主或可被蒙蔽一时,但天下人不可能被蒙蔽一世。能够带来“想反就可以反”的能量的赤诚和信义,不是君主的恩赐,而是天下人心的衡量。


第四十八集:

16、情节梗概:退位大典未成,萧平旌率先锋赶至金陵,给萧元启三日安排交换条件。岳银川溜出城外报信,留下统帅大军,萧平旌荀飞盏潜入宫城营救陛下。荀安如坠楼自尽。

17、退位大典上首先代表群臣发话的就是礼部沈尚书。

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的这位沈大人,之前说他一点长进也没有,却没想到竟然堕落至此。

18、被押送的二皇子三皇子看到陛下,不停地叫“皇兄”,被兵士阻拦,陛下见状也唤弟弟们的名字,分别是“元嘉”和“元佑”。

萧家简直……一家子兄控&弟控。元佑这个名字,和“元祐”很接近啊。

19、旌川二人↓


神交已久,终于相见。

20、这哥俩↓


坐在一起喝酒,也是很有喜感了。景琰景琰快来看你的孙子们!

景琰:“别喊我!我生气呢!”

21、狄明治军严明,但是东湖羽林军心涣散,岳银川估计,如果全力攻城能够在三个时辰内拿下。萧元启派兵驻守长林王府和济风堂,想要斩断萧平旌退路。萧平旌认定萧元启不知道他的藏身之处。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萧平旌救出陛下之后的藏身之处,很可能是苏宅密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虽然梅长苏之名无人再提,梅长苏身份世人不知,梅长苏旧宅无人居住,梅长苏牌位未刻一字,但是其音容笑貌、其谆谆教诲、其赤诚风骨代代永存。就连见证了曾经夺嫡的那一段晦暗岁月的密道,都能为后代提供庇护。唯一的难题就是,密道当时已经被黎纲甄平封死了,后来呢?

22、从狄明的种种作为看来,虽然他容易被蛊惑,但是并不傻。所以他对逃兵、对宁死不降的文臣心有恻隐。听过荀安如的话后应该立即明白了萧元启的打算。

猜想:之后狄明可能成为勤王大军成功的助力?不过他必死无疑。如果真的幡然悔悟,最好的结局也是战死沙场。

23、岳银川不放心萧平旌亲入宫城,怕有不测的话无人主持皇族事务,发生内乱。萧平旌却认为一己之身不足以力挽狂澜,人心向背才是关键。

旌川两个人的思虑都有道理,之所以说这两个人神交已久,是因为别人和萧平旌对话的时候都是问答式的,但岳银川是真正能和萧平旌产生思想共鸣和碰撞的。

24、荀安如:“我虽是女子之身,万事由人做主,但我也想活得一世安心,不辱家门。你起兵谋反,我便算是于国不忠,叔父养我长大,却因我一时软弱而死于非命,又可谓是不孝之极。此生已是罪孽重重,但愿来生可得清白。”

说安如软弱其实是有些苛责了,毕竟她从(叔)父家到夫家,从来都没有反抗之力。她自责太过倒是真的,令人唏嘘。最后慨然赴死,让人为她伤心,不由还有些许敬佩。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4)
热度(87)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