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二人称 12

除夕啦!

12

记忆里的上海冬日并不冷,亦不阴郁。

大概是因为我的这个所谓的“记忆里”是指青少年时代,最是不怕霜寒雪冷的年岁,所以可信度也没有那么高。

我总记得曾经你最爱惜的一条羊绒围巾,奶白的颜色衬得你脸色红润。

你围着围巾,和明台在院中一块冰地上溜来溜去。

既健康,又快乐。

融融的阳光洒在冰面上,冰地渐渐缩小,你的笑容却没有减少。

那时我想,你就该这样温暖地慢慢长大。

 

从特高课出来,阳光有气无力的,像被冷空气冻住了。

我步下台阶向你走去,梁仲春看见了,不再和你说话,鬼鬼祟祟地递了一个眼神。

我咬咬牙,三步并作两步,登时截住你后退的路。

“梁处长,”我刻意让自己的语气慢而促狭,“是要找我吗?”

梁仲春立即摇头。

“那就是找阿诚有事?”

“呃……”梁仲春支吾一下,笑得见眉不见眼,“工作上的一点小事,劳烦明长官过问。”

“哦,”我恍然大悟似的,“梁处长若是觉得阿诚使唤起来顺手,那我让他给你当秘书?”

“不不不不,明长官,梁某人哪里敢……”

 

将他讽刺得差不多了,我不等你为我开门,径自抬脚上车。

你横去一眼,默默来开车。

“梁仲春又有活要你跑?”车开出去,我问你。

后视镜里你弯起嘴角,“不是。”

我奇怪,“他找你,除了钱的事,还能有什么事?”

你瞥我一眼,笑而不答。

那神情着实有趣,我以眼神向你的侧脸追问,好容易要到了答案——

“女人的事。”

这我倒是始料未及,脑子里转了转梁仲春的家庭履历:已婚,有一个儿子,外面还养了一个年轻女子,姓童。于是明白过来。

“那你跟他说什么了?”我随口问你。

你目视前方,轻描淡写:“我让他嘴巴严一点,别把我在外头的风流事捅到你那里。”

我险些大笑出声,“你哪来的风流事让他知道?”

你微窘,“上次你说喜欢吃的那家糕点,梁仲春带我去的,以为我买给我养的人吃。”

我一边想这么说倒也没错,一边忍俊不禁又问:“那梁仲春说你什么了?”

“他说……”你狡黠地吞吞吐吐,“说我对付女人有一套。”

 

我没再问,靠回后座,专心欣赏你颊侧的笑意,深感心满意足。

有你在,哪怕是阴冷的冬天,也觉得出暖。

看见你笑,就如同在漫漫阴霾之中,看见璨璨明媚。

我心底为此欣然,也赧然。

可是没办法,梁仲春虽猜错了,却说对了,你很有一套,旁人绝然没有。

而我偏偏就吃这一套。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22)
热度(187)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