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一人称 20

20

明楼在看我。

即使闭着眼睛,我都能想出他那副模样,那两束目光。

在或漫长或短暂的岁月里,陪伴过我的温柔沉默的目光。

我还是睁开了眼睛,拂开他额头上的垂发,揉了揉。

这是我们在上海的最后一晚,黎明将近,可见曙光。

而我们是守夜人,天一亮,就要离开。

 

明楼曾说,他想在胜利的这一天,邀我共舞。

我也幻想过不止一次,和他把酒纵情。

这一晚我们都做了,只是真到了这一刻,被太过真实而显得虚幻的情绪冲刷,一切都和想象中不一样。

没有美酒,也没有烈酒,只有米酒——明楼已经什么酒都碰不得了。

我做了几样小菜,明楼坐在我对面,无言地吃菜喝酒。

我就那么看着他,等到他回视时,眼眶都发酸发热。

 

“阿诚,来,跳一支舞。”

他没醉,不可能醉,米酒不醉人。可他语气醺醺然。

我摆出一个看得过去的笑容,接他的手,环他的肩,像锁与匙完美扣合。

没有音乐,没穿礼服,我的衬衫甚至有些皱了。

明楼在卧室里揽着我,一个摇摇晃晃的拥抱,就是一支舞。

我们的呼吸和心跳交织,他偶然低笑,就是一段曲。

 

结束一支天长地久的舞,明楼说还差作诗和赏花。

我有些惊讶,想想还是去拿纸笔,被他拦住。

明楼说,他要作的诗和要赏的花,都在我身上。

我没啐他。我吻他。

于是我们像两尾即将干涸的鱼,共享彼此身体里仅存的湿润。

 

“爱你。”明楼说。

他动作很缓,却很深很重,不停地重复这两个字,百转千回。

明楼没有刻意寻找词汇,却把一切都说了。

悲喜沧桑盼望不舍,忧惧坦然愁苦欢欣,我都听得真切。

 

我们一起迎来破晓。


【作者有话要说:

《人称系列》的三篇写到这里,分别写够了20、13、14章,算是个圆满数目了。虽然暂时决定不完结它,但会缓更。感谢你们看到现在,笔芯。】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4)
热度(225)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