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三人称 15

Key word: HUUUUUUUUUG!


15

巴黎火车站吵吵嚷嚷的,我让司机将车停在远处,独自来到月台。

我来接我的爱人,她从德国来,我们要辗转一番,回美国去。

我们已经分开了两年零五天,我想她想得要发疯。

 

我来早了。

漫长的等待让我穿着高跟鞋的脚有些痛,我们美国女人和她们法国女人可不一样,偶尔打扮得这样郑重其事,已经是我的极限。

不过为了让她一眼看到美美的我,脚痛算什么呢?

 

我不停地张望,明知她的那趟车还远没有进站。

然后我注意到一个男人,事实上只要是那天站在月台上的人,都很难不注意到他,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男人,很英俊的男人。

别误会,我忠于我的爱人,只是爱美之心在作祟。

看一看而已,又不睡他。

 

很多人注意他,他毫无所觉,只站在那里,立得像一棵大树。

他握着手杖,非常绅士。

他寂静如尼斯湖,身体里藏着神秘的水怪。

那样子不得不称之为迷人,虽然比起我的爱人来还差那么一点。只是一点。

 

又一列火车进站,汽笛长鸣,铁轨轰然。

依然不是她的。

我有点失望,想把鞋子脱掉拎在手里,却看见那位绅士迈开了步伐——看来他要接的人率先到站了。

我好奇地眺望,目光追着他的背影。他疾走了一段路,又慢下步子,在涌动的人潮中停下了。

我看到了他等的人。

这感觉很难描述,他们没有彼此呼唤或招手,甚至还隔着一些距离,但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等的就是他。

那名男子更年轻一些,精瘦挺拔,像刮过树林的风,或劈裂天空的闪电。可是就那么不动的时候,又像博物馆里珍藏的宝石。

他的眼睛也像湖,没有藏着怪物的那种湖。

 

宝石先生走向尼斯湖先生,绽出一个亲昵的笑容,眨眨眼睛。

他给了他一个拥抱。

那个拥抱不太热烈,也不是客套的礼节,看得出他们曾经阔别,又重新相聚。

 

我终于还是没规矩地把高跟鞋拎在了手里,靠着柱子转动酸痛的脚腕。

“亲爱的,要不是你脱掉了鞋,我都不敢相信穿成这样的人居然是你。”

我抬头,她的脸就近在咫尺。

我扔了手里的鞋,笑着抱住她,“谢天谢地我可算等到你了!”

她回抱我,不出声地笑,并且拍了拍我的屁股。

 

司机等急了,开车时很不耐烦,却没说什么。

我抱歉地表示会多补一些等待的费用,他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坐进车里的瞬间我又看到了那两名男子,他们相偕着经过,肩并着肩,步履匆匆。

“你在看什么?”

我回神,坦白又调皮,“两个英俊男人。”

她顺着我眼神的方向望过去,片刻转回头来,露出无奈的笑容,“背影哪能看得出英俊来啊?”

我只好把刚才的见闻给她细细讲了一遍。

 

“所以呢?”她听完,一本正经歪着头提问。

我简直要爱死她这个模样,忍不住攥过她的下颌,贴上去一个缠绵的吻。

“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

 

“就你知道。”

——我的手从她颈侧流连到肋侧时,她握住我的手臂,从吻里挣扎出来,对着我这么嗔了一句。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6)
热度(201)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