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白清寒 点的梗,不好吃都是我的锅。

Warning:Phone Sex。


谭宗明频繁出差,赵启平近半个月没见到他。

一天一通电话是固定的,隔着时差也打不长,谭宗明说说坐标、天气、食物,赵启平听着调笑两句,就结束了。

谭宗明回来前一站落在了香港,秘书订不到其他航班,下飞机时已近午夜,一开手机,若干邮件和微信消息争先恐后地跳出来。

屏幕上“赵启平”三个字亮起,还没拨出去,另一通电话抢先进来了。

谭宗明坐车往酒店去,边接电话边回邮件。

“情况我知道了,你什么意见?……警方?不,虽然听起来很有效,但这种威胁手段明眼人都能看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不要只看眼前,长远来看,让合作伙伴知道我们有太多非正规势力不是好事。这件事你们和律师那边沟通吧,我dial in旁听就行。”

电话里几个人开始吵一件事,直到谭宗明回到酒店里回完了邮件,电话会议还在继续。

 

赵启平下手术后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夜已经深了,没有谭宗明的未接来电。

“落地了吗?”

“还在忙?”

赵启平发了消息,没有回音。

他已经习惯了谭宗明忙起来就不分昼夜,他自己也是一样。今天快下班之前,突然接到急诊转来的好几个车祸伤者,手术难度不大,但一个个下来就到了现在。

赵启平疲惫地往家走,不时按亮手机屏幕,还是没有谭宗明的消息。

好累,好想听一听他的声音。

赵启平随即被这想法吓了一跳——他风流潇洒,被不少人喜欢或追求,也喜欢过那么几个,可是从来不曾渴望从那些人身上获得慰藉。

有什么不对了,赵启平心神不宁地想。

这种心神不宁在回到家、洗过澡后,终于如潮水般退去。

赵启平松了口气,自嘲地想,一个热水澡就能洗去的疲惫,干嘛非要另一个人的声音来消除呢?

他就这么躺在床上模模糊糊地睡着了。

 

谭宗明把工作处理完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他疲惫地靠在床头,回复赵启平的信息。

“落地太晚了,刚刚忙完。睡了吧?”

“明天就回去了,我接你回城郊,下班前联系。”

发完这两条,谭宗明打算简单洗漱一下就睡,却很快接到了语音通话。

“这么晚了还没睡?”

那边赵启平轻轻笑了一下,声线慵懒:“原本睡了,被你的消息震醒了。”

谭宗明失笑:“捧着手机睡的?”

赵启平没回答,只是模糊地哼了一声。

“好了,我去洗澡,你接着睡……”

“想你了。”赵启平突然出声打断他的话,谭宗明一愣,片刻后回答“我也想你”。

接着是一阵温柔却尴尬的沉默。

赵启平打破沉默,“想要你。”他嗓音低沉,半梦半醒间尤其撩人。

熟悉的渴望把那一丝失落压下去,谭宗明也哑着嗓子:“想要我?要我的什么?”

听筒里传来皮肤和被单摩擦的细微声响,赵启平翻身半趴在床上,双腿分开,一只手向下伸。

“你猜啊。”

 

“想成这样?”谭宗明听着赵启平暧昧的喘息声,问:“你在摸自己?”

随后是赵启平情动的短促的哼吟。

“在摸前面?还是后面?”

“……后、后面。”赵启平有些吃力地回答。

谭宗明神色如常,轻轻吞咽,“软么?”

“软。”

“几根了?”

“……一根。”

“把无名指加上。”谭宗明很清楚赵启平的习惯,故意这么说,话音刚落,果然听到那边传来打开润滑的清脆声响。

“宗明……谭宗明。”赵启平的声音在颤抖。

谭宗明听他叫自己“宗明”,心里受用,下身也蠢动起来。

可是赵启平没等他,呼吸渐深渐缓,不知道释放了没有,听起来却的确是睡着了。

 

谭宗明努力地平复了片刻,神情像是哭笑不得,又深沉温柔。

他沉默地、贪婪地听了一会赵启平的呼吸声,挂断,点上一根烟,起身向露台走去。

凌晨的维港遥远又璀璨,就像赵启平钻石般的心。

烟雾驱逐了困倦,谭宗明在一吐一吸之间,回味那句“想你了”。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1)
热度(186)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