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来跟我默念,这就是一个伪意识流无责任片段爽文。】

Warning:R18。


两人对晚餐后的夜间节目心照不宣。

赵启平将用过的碗筷摆进洗碗机,转身对还在餐厅的谭宗明说:“我去洗个澡。”

谭宗明原本看着他的背影呆愣,回过神来答道:“好。”

“一次性喷嘴和浴衣……是在洗手池下边的储物格里?”

“嗯?是。”

谭宗明有些不在状态,赵启平看出来了却没多问,转身上楼去了。

 

看着赵启平赤脚踩在阶梯上,猫一样优雅,谭宗明并没有像头一回那样燃起占有欲和征服欲。

他意味深长地望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阶梯,对这个青年生出些不寻常的好奇。

当然有人替他查过赵启平:出身中产家庭,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从小就是优等生,又在国内顶尖医学学府受过精心的高等教育,博士毕业后留在了全国闻名的三甲医院。

顺风顺水,乏善可陈——如果谭宗明没见过赵启平,他会这样犀利地总结。

但他偏偏和赵启平有了短暂而深入的接触,让他彻底划掉了“乏善可陈”的评判,却也不是“趣味灵动”那么简单。

赵启平爱玩,但有节制,没节操得可说是下流,但非常坦然,敏锐而有分寸,但毫不拘束。

谭宗明阅人无数,绝大多数都可以在心里归类、贴个标签了事。人与人之间的泛泛之交大多如此,就像谭宗明也知道自己在别人心里会被贴个“霸道总裁”之类的标签,分到“不好惹”的那类里面去一样。可即使是他非常了解的人,个性也是沿着某个套路发展的,如同一种必须的自我调和。

可是赵启平缺少这种调和,而是充满了对套路的反叛。若不是有执念被压抑,就是真超脱。可无论是哪一种,都不符合他的年纪和经历。

因此谭宗明不得不承认,赵启平身上有种矛盾和复杂铸就的美感。

就在谭宗明想来一支烟时,楼上依稀的水声停了。他回过神来,走进楼下的浴室。

 

赵启平大约是等得久了,谭宗明上楼看到他时,他正披着浴衣靠在书架边翻着一本《夜行记》。

书封是妖冶的蓝色,衬得赵启平皮肤发白。

“你喜欢王小波?”谭宗明并不诧异。

赵启平摇摇头,“以前读过,没读懂,不懂的东西,不配说喜欢。”

谭宗明被他的谦词蜇了一下似的,站在他对面,“那懂和不懂,怎么评判呢?”

赵启平笑,“我可不知道。”

谭宗明不知怎么,突然很有些聊天的兴致。他从赵启平手里扯过书,瞥了一眼,问:“你觉得他们这算是肉欲,还是爱欲?”

“都不是吧。”赵启平像是失去了和谭宗明周旋的耐心,这么回答着,状似随意地扯掉了浴衣带子。

原本被遮住的胸膛、肚脐和小腹以下,顿时裸露在谭宗明视线中。

赵启平伸出一只脚,轻轻踩在了谭宗明的脚背上。

等谭宗明的视线自下而上扫到他的下颌,他尤嫌不足地舔了舔下唇。

 

谭宗明觉得,真是够了。

他把书塞回赵启平怀里,颇有一副“你爱看你看,我可不看了”的架势,然后伸手抓住赵启平敞开的浴衣双襟,把人往床上带。

赵启平如愿以偿地一屁股坐在床边,手里的书在充当前戏工具之后,沦落到了枕边。

青年邪邪地笑,双脚蹬着身子后退,双膝张开,其间风光一览无余。他引诱着,等谭宗明爬上来了,又灵活地翻身,似有似无地扭动腰胯。

谭宗明一把将他翻回来,捞起两边膝窝,气势如虹地压下去,哑声说:“这次我要你看着。”

 

谭宗明的动作太快,赵启平几乎反应不过来。

他感觉自己赤裸着,身体被弯折、压迫、打开,毫无保留。

他看到谭宗明闭着眼睛,循着感觉牢牢地扎进来,然后猛然睁眼,用目光将他攫住了。

分不清是出于恐惧还是兴奋,赵启平有一瞬心悸,一阵不可抑制的、酸涩的酥麻从会阴中间直窜到小腹。

他放浪地叫了一声。

或许是气氛,或者谭宗明的眼神,或者喉间发出的陌生呻吟、压在身上的重量,总之赵启平像是突然开了窍,意识到对方是个男人,一个纯粹的、没有社会身份的雄性动物。

他正与他交媾。

直到他随着谭宗明的撞击一阵阵痉挛着释放,赵启平依然陷在那种荒谬又快乐的倒错之中。

 

谭宗明丢掉套子,拿来湿巾为赵启平擦拭,满意地看到了青年的失神情态。

赵启平呆呆地趴着任凭摆弄,潮润的手指重新翻开了枕边的书。

良久,谭宗明听见他咕哝了一句,“不是爱欲肉欲,是孤独。”


【追着“悬崖”这篇的朋友们(如果有的话)或许注意到了,时间线是乱的(这还要你说啊!)我的雄心壮志是在整个故事写完之后重新排序,把不知所云的片段连成一篇前言能搭后语的文。祝我成功。另外你们可以根据一块块“拼图”猜猜看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3)
热度(239)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