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衍生】【凌李】陪你长大

设定参见:【楼诚衍生】【凌李】波妞Ponyo_w的凌李故事

 @杉ismt 点的梗,希望亲爱的你喜欢。


1

李丹妮被凌远领回家的时候还不满四岁,瘦弱、沉默,时刻防备。

她跟着凌远进家门,看到玄关地板上那双崭新的独角兽拖鞋时,也还是面无表情。

李熏然正在阳台上晒被单,浅蓝色的衬衫开着两颗扣子,袖口高高地挽起,露出两条劲瘦的小臂。

“熏然。”凌远叫他。

李熏然回过头,看到丹妮,歪头笑笑,“回来啦?”

然后他向厨房走去,丢下一句“饭热好了,快去洗手。”

没有过分热情的拥抱,没有事无巨细的询问,没有一本正经的开场白。就好像门口的两个人同样都是家人,每天都会回来一样。

直到很多年后,李丹妮仍对那一幕记忆犹新。

 

2

有一段日子,凌远和李熏然睡觉的时候,卧室门一直开着,对面就是丹妮的房间。

原因是李熏然担心她半夜害怕,哭了他们也听不见。

不过这种情况从没发生过。

丹妮从前没什么人管,其实超乎寻常地自立。

她会自己洗澡、洗小件的衣服,也敢半夜独自去上卫生间,何况凌远和李熏然早把两个卧室和卫生间之间的路都装了柔和的地灯,一点都不黑。

有那么几次,丹妮从卫生间出来,就悄悄地走到主卧去看。

床上的两个人睡得安稳,李熏然的卷发铺在枕头上,肋侧搭着凌远的一条胳膊,他也不嫌压得难受,还用一只手攥着凌远的手腕。

丹妮看两个人都在,就又踏踏实实地回去睡了。

 

有一天夜里李熏然加班回来,正好撞上了守在卧室门口的丹妮。

他来不及惊诧,一看孩子赤着两只小脚丫,心疼得一把抱起来,边手忙脚乱地找袜子和小拖鞋,边用手去焐。

“睡不着吗?”李熏然抱着丹妮,坐在小床边轻声问。

丹妮却挺着小身体跳到地上,拉起李熏然一根手指,往厨房走。

李熏然很累了,还是忍着疲惫陪着她去了厨房。

“留给你的,要记得吃。”丹妮指着流理台,仰起脸蛋,对李熏然认真道。

李熏然定睛一看,是凌远给他备在保温罐里的粥。

 

等把丹妮哄睡了,李熏然回到卧室,就看到凌远趴在床上,面前的电脑还亮着。

大约是等他等得倦了,睡得这样熟。

李熏然就那么站着看了半天,忽然想,自己活了三十多年,才算明白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

有个人替他知温饱寒暖,和他一起养个小棉袄般贴心的小丫头,这一生真值得。

他是那么庆幸自己咬着牙熬过了那些折磨和痛苦,庆幸自己活着。

 

3

李丹妮六岁前都是短发,什么锅盖头、飞碟头、波波头,都试了个遍。

快要上学的时候,凌远和李熏然提起,不能再让闺女梳那些奇怪的发型,要扎个辫子才好。

李熏然似乎很是惋惜那些奇形怪状的发型,但还是答应凌远,不再带丹妮剪头发了。

丹妮这才终于在开学前扎起了一个小揪揪。

可快到儿童节时,两位爸爸犯了难。

“刘老师说,长头发的女生要在头顶盘两个髻,扎金色的头花,穿校裙,白色的长筒袜,黑色的小皮鞋……”

丹妮记忆力好,口头叙述的与凌远李熏然在班级家长微信群里看到的通知要求不差分毫。

当天夜里,李丹妮同学脑袋顶上乌密的头发就成了两位爸爸的试验田。

凌远和李熏然一人一边,对照着网上找来的教学视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挽起两个不对称的发髻。

李熏然向来自诩是警队里罕见的细致男人,凌远更是出了名的十项全能,可是两人面面相觑,都觉得自家闺女的儿童节表演怕是要被他们给毁了。

丹妮却满意得很,她没扎过这么漂亮的发型,兴奋地照镜子,手舞足蹈,末了,两手拍了拍发髻。

这一拍可就糟了,两个“豆腐渣工程”争先恐后地,散了。

爸爸们:“……”

还是凌远先认了命,给李睿发微信语音:“李睿啊,那个,许楠六一节有没有时间给我们妮妮……扎个辫子啊?”

李熏然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心想拜托了楠楠姐,我可不想去求简瑶,非被她笑话不可。

 

4

在凌远和李熏然的四位女性友人——秦少白、许楠、简瑶、苏纯中间,李丹妮最喜欢简瑶。

这也难怪,秦少白宠她但有代沟,许楠温柔却太温柔,苏纯常年在国外,只有简瑶有心思和能力陪她玩闹。

早年间,凌远对简瑶有些几不可察的芥蒂,但他自己不承认那点醋意,李熏然也不戳破,因此简瑶自告奋勇给丹妮当“干妈”就成了理所应当的事。

至于这个“干妈”当得如何,凌远和李熏然都觉得……一言难尽。

比如丹妮七岁的时候,简瑶非常用心地将英文的儿童性教育书籍搞出个译本来,亲自给丹妮讲解;比如丹妮开始写英语作文的时候,简瑶又从英文耽美小说里找例句教丹妮如何写出长难句和地道表达;再比如,她常常带着丹妮目击两位爸爸耳鬓厮磨的场景。

偏偏丹妮长大些,就再没从前那么乖巧,以至于和简瑶联手使坏。

凌远和李熏然在厨房里短暂接个吻,丹妮“不小心”闯进来,简瑶一把将她拉回来,“别打扰你爸爸们。”

丹妮:“干妈,这有什么呀,他俩天天出门前都要亲的!”

凌远默然无语地继续做饭,李熏然咬牙切齿:“简瑶!”

 

5

然而,被这样看似胡闹的教育着长大的丹妮却并没有长歪。

她成绩优异,人缘也好,偶尔出格,却也有分寸,凌远和李熏然都很放心。

丹妮十三岁那年,该来的还是来了——不只是初潮,还有情书。

前者没引起什么慌乱,毕竟有秦少白这专业人士保驾护航;可是男生塞给丹妮的情书,就让凌远和李熏然不安了。

他们都不是容不得知慕少艾的封建家长,但落到自家的掌上明珠身上,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李熏然将“与青春期的闺女谈心”这项重大任务交给凌远,说是去洗碗,其实就在门外听墙角;凌远硬着头皮打听情书的来龙去脉。

“妮妮,我和你爸不是故意的,但是既然看到了,还是问一问,那封情书……”

“哦,我忘记扔掉了。”李丹妮同学面不改色心不跳。

凌远失笑,“哎,毕竟是别人的心意……”说到一半话锋一转,“意思是,你不喜欢他?”

李丹妮摇头,“而且我觉得,他也不是真的喜欢我。”

“为什么?”凌远惊讶。

“这个年纪的男生太肤浅了,根本不懂什么是喜欢,以为女生笑起来好看就能成为喜欢的理由……”

凌远早该料到丹妮的早慧,不由问道:“那什么才是?”

丹妮同学露出一个撒娇的笑容,眼睛弯成月牙形,“远爸爸,你和我爸是因为啥?”

 

凌远一愣。他和熏然在一起太多年,甜蜜苦涩都尝遍了,浓烈的爱意几乎已经融入骨血,让人很难抽离出来,客观审视他们的感情。

“是懂得、理解、包容、相互扶持,是把对方当成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丹妮认真严肃地高谈阔论起来,“要无怨无悔,要冲破艰难险阻,要有敢于承担责任、抓紧对方的莫大勇气。”

李熏然在门外听自家闺女几乎快要作出一篇“爱情论”来,心里恨恨,这丫头怎么和凌远一个德行?!

其实凌远也快要听不下去了,努力维持着尊重孩子想法的开明家长的表情,以掩饰牙酸。

“就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了,也还是要在一起!”丹妮同学总结陈词,没意识到自己有多中二。

凌远终于松口气,“行吧,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和你爸尊重你的想法。”

说着,凌远一撑膝盖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说道:“不过当年我对你爸动心,其实主要就是因为他笑起来好看。”

丹妮无言以对。

片刻后她想:“男人果然就是这么肤浅啊。”

 

夜里。床上。老夫老夫悄悄话时间。

“欸,老凌,”李熏然捅捅旁边的凌远,“你看看我。”

凌远放下手里的书,摘掉眼镜,专心致志地看过来,“怎么?”

李熏然龇牙咧嘴笑起来,“我现在笑起来还好看吗?”

“好看。”凌远忍俊不禁,眼角纹路骤然显现。

 

大概还要一些年,丹妮同学才能明白,在某时某刻某地,一个人的好看笑容就是另一个人的救赎,值得她想象中的一切良苦用心。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24)
热度(331)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