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凛冬

我现在走不出直线来,锁屏密码都快要打不对了,还给我屏了!从床上挣扎起来重新发!

Warning:设定见《嗜》。作者喝多了,属于醉酒驾驶。

 @浅吟低唱  @萍末 点的四字母梗,么么哒~


以下正文:


明诚回到家,明楼听见了,但脚步声略显拖沓,与平日不同。

受伤了?明楼心里一紧,起身去开房门。

明诚正站在门外,神情冷峻,一只手还维持着要去抓门把手的动作。

“阿诚?”

明诚抬起眼,目光触及明楼脸的一瞬间,眼中就涌起水光。

“出什么事了?”

“石灯……自裁了。”明诚回答,失神落魄的样子。

明楼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带进屋里,“怎么会这样?”

明诚下巴抖动了一下,“我和顽石晚了一步,没救到人。石灯应该是受不住刑,咬了舌。”

话音才落,明诚感到明楼狠狠握了一下自己的手。

 

两相无话。

大姐和小弟离家远走,明公馆的餐桌上只剩两个人。

晚饭明诚发挥失常,一碗面寡淡无味,小菜酸得倒牙。

明楼没有抱怨,明诚从酒柜里随便开了一瓶,允了明楼一杯,自己却滴酒不沾。

“大哥。”

明楼从对面抬头。

“我吃饱了,先去洗澡。”明诚只吃了半碗面,放下了筷子,筷子尖朝向自己。

明楼看见了,柔声道:“去吧,我随后就来。”

 

明楼慢吞吞吃光一碗面,将酒液一饮而尽,又洗了碗。

回到屋里时,里面漆黑一片。

明楼摘了领带,立在床尾。

跪在那里的是赤裸的明诚,有月光倾泻在他身上,发丝还带着潮意,隐约可见左肩的伤疤。

他攀住了明楼的腿,侧脸贴近明楼的小腹,呼吸打在下腹处,炙热而绝望。

“先生,”明楼听到身下人的呼唤,“先生,先生……”

他那么一声一声地叫,明楼抬起他的脸,“想要什么,自己说。”

明诚放开了明楼的腿,跪直了身体,双手捧上来一根长而韧的戒尺。

他说:“请先生,惩罚我。”

 

对着明楼,他说不出这种话,而对着先生,他可以不必解释。

潜伏这么多年,他们救不回来的人太多,有时是天意,有时是人为,他们只能尽力。

只是这一次……明楼知道明诚为什么受不住——石灯有一个代号“烛火”的爱人,也是男人,他在等他。

只是再也等不到了。

明楼不知道的是,明诚去见过烛火。

清瘦斯文的男子满脸泪水地对明诚说,放心,我不会死,我替他活着,替他战斗到胜利那一天。

 

已满18周岁的朋友们请打卡上车


不知过了多久,明诚挣扎着放下一条腿,放在明楼髋侧,长吁一口气,力竭了。

明楼躺下去搂着他,一手轻轻按揉他腿根。

“阿诚,生死有命。”明楼轻声道,“但你在我这里,”他用食指点点左边胸膛,“长长久久地呆在里面,即便生死,不可改。”

明诚埋头在他怀里,低低笑了。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6)
热度(144)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