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赵启平陪着谭宗明过了周末,周日夜里走的。

周一清晨,谭宗明睡到自然醒来,不过七点。他换上运动装,外出晨跑。

过了一个“美人在侧”休养生息的周末,谭宗明格外神清气爽,呼吸间深觉郊外空气清鲜,阳光也不似暑天里刺眼灼人了。

他比平时多跑了两公里,跑回来的时候远远看见自家露台上高高挂着一条白色的内裤。

是赵启平的。

他就那么真空着走的?谭宗明先是纳闷,随即尴尬——未免挂得太招摇了。

露台上凉风吹过,赵启平的内裤就对着谭宗明飘飘荡荡,让他不由回味起那两瓣臀肉的手感。

下次一定要……下次什么时候见他呢?

还好,赵启平留下了电话号码。

 

对于谭宗明的盼望,赵启平一无所知。

这一周他几乎累趴下,有两个晚上睡觉甚至没来得及关灯,好容易熬到周六中午下班,他连午饭都不想在食堂吃,骑了辆单车回家,上楼后剥光衣服拉紧窗帘,倒头就睡。

阳光明媚的秋日午后,最适合入眠。

赵启平一觉睡到四点多,醒来几乎不知今夕何夕,穿好上衣才看到挂钟,顿时倒回床上去。

他懒洋洋地摸到手机,一只眼睛睁开条缝,检查未读信息。

然后,他看到了三个未接来电,分别在两点、三点、四点整打来,是个陌生号码。

赵启平一边回拨,一边把上衣又脱掉,钻回了被窝。

 

“赵启平?”

赵启平犹豫,“谭……谭宗明?”

“是我。”对方听起来很从容,“一会有空吗?”

听起来多像一个彬彬有礼的约会邀请啊,可是听在赵启平的耳朵里,就变成了“想和你困觉”的意思。

换作三个多小时以前,赵启平绝对会找借口推辞,可是现在他睡得餍足,腹部及腹部以下就显得饥饿起来,特别适合赴一场吃喝淫乐的约。

所以他问:“你在哪?”

“盛暄,到你那里大概半小时。”

赵启平惊了一跳,“别别别,我这里……”

“怎么?”谭宗明饶有兴致地听他慌张的音色。

“咳,盛暄附近好像有一家挺不错的日料,还是我过去吧,我马上出发。”

 

说是“马上出发”,赵启平却开始沐浴更衣了。

等他下楼准备直奔地铁站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汽车鸣笛声。

他一回头,司机先生就站在车门外,冲他点头,“赵先生,谭总让我来接您,请上车吧。”

周六傍晚的市中心,地面交通最是糟糕,自西向东走,半小时的车程能堵到一小时,还不如地铁快。

赵启平心里冲着大资产阶级的矫情冷笑,却又莫名地有些急躁。

司机先生对着蓝牙耳机讲电话——“是,谭总。……知道。……好的没问题。”

 

十分钟后,赵启平被送到了盛暄大厦对面的酒店里。

“赵先生,谭总请您直接上去,说餐刚刚送到了。”

可不是么,赵启平心说,秀色可餐也是餐呀。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6)
热度(235)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