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一人称 21

21

十三岁的时候,我问了明楼一个问题——什么是爱情?

我知道,同样的问题明台问过他,他赏了明台一记敲打,说,小孩子家家说什么爱情,功课做完了吗?!

像所有人家的兄长一样。

偏他从不打我,我便仗着这点优容摆了副认真脸孔,也去问他。

他摸摸我脑后,笑了,“阿诚没在书里找到答案?”

当时我还没胆大到能说出“书里也不是什么答案都有的”这种话,于是特别诚实坦白道:“书里说得太复杂,想听大哥的答案。”

当时的明楼也很有哥哥的样子,说,爱情是很美好甜蜜的感情,两人即便非亲非友,产生爱情后也会比亲人相伴得更长久、比友人相知得更深刻。

 

后来明楼挨了大姐的打,在雨夜里烧得唇色发白,我只得守着他。

在几个梦境的间隙,明楼有过片刻清醒,硬说自己没事了,叫我赶紧去睡。

那憔悴的样子莫名让我想起来,他对我描述的“爱情”。

我问,哥哥,这就是你要的爱情?

他钝钝地迟疑了一下,继而竟笑出来,阿诚还知道爱情?

他还拿我当孩子。

我不服气,却只能说,哥哥,你给我讲过的。

恍然过后,明楼立时沉默下去。

良久才自言自语,说什么“相伴短暂,相知浅薄,算哪门子的爱情”,似是自嘲。

我当时不懂,只知道过了那个雨夜后,明楼便把和汪曼春的那点故事抛开了。

至于是因为顿悟还是移情别恋,就不细究了吧。

 

没过几年,我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明楼总是波澜不惊,可他看我时总像是沙漠归来的旅人,透着绝望的渴,他的梦呓里装满了罪证,宣判他忍受求而不得的苦楚。

看他这个样子,我急得挠心,气得切齿——我天不怕地不怕的哥哥,你的胆呢?!

我趁着过节邀他喝酒,他自己借酒浇愁,喝了实在不少,只差没倒。

我问他,“大哥,和我聊聊爱情吧。”

他双眼朦胧,“爱情?爱情啊……”好半天都不说下半句。

我逼问,“爱情是什么?”

明楼说了当晚的最后一句话,倒了。

他说,爱情就是,恶疾缠身。

 

那天晚上,我看着明楼醉倒,心疼得无以复加。

我将他半抱回卧房,和他摔在床里,呆望他眉目,头脑昏沉。

我想我也醉了。

我也病了。

 

人最怕讳疾忌医,而眼前分明就是药,还不取来服用,则几近愚蠢。

明楼不蠢,明楼只是有点迂。

我不迂。

所以第二天早饭过后,我一边为明楼打领带,一边问他,还记得昨天晚上喝醉了,说了些什么傻话?

明楼后颈都僵了,闭着唇不答。

“明楼,”我唤他名字,两个人双双屏息,静得几乎凝固。

我说,明楼,爱情不是恶疾,恶疾没那么好看。

他张了张口,似要询问。

我抢先回答,我当然见过爱情长什么样子。

“你的眼睛里全都是,满得要溢出来了,你以为藏得很好吗?”

明楼显然受了惊吓,不过只是一瞬。

那一瞬之后,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我就这么陪着明楼走了大半辈子。

如今看着他,想起从前那些弯弯绕绕的话,除了莞尔一笑,偶尔也会想,美丽甜蜜也好,丑陋苦涩也罢,珍惜就是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太久不更新,并没有走。近一个多月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二次元无暇顾及。好在忙碌的结果都很好,一切有了步入正轨的迹象。复健很吃力,但笔不会停,也不能停。有声一直在发的是存货,最近感冒还没好,又安排了两次远途出行,会尽量不断更。感谢你们还在这里,未来继续陪伴呀^_^】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21)
热度(274)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