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 【楼诚】第三人称 17

因为聊到相亲,突然想起来第三人称还没写过金老师~

这是我心目中的金老师,我很喜欢她。(但不认为她说的话都是对的哈哈哈哈


17

夏日里,学校散课时天光还大亮,我送走了孩子们,搭车回家。

“这位太太,要去哪里?”车夫询问着,周到地为我挡了挡车篷。

我报了地址,不甚在意。

“太太”就“太太”吧,难不成还要向拉车的人解释自己未婚?


晚饭的时候母亲又再提起相亲的事——

“琬儿啊,姆妈跟你讲,这次这个男孩子绝对不一样的!和你从前见过的那些都不一样!不是什么留日留美回来的,法兰西耶,法国!”

这些话我向来左耳进右耳出,只是她讲“法兰西”惹得我想笑。

“哦哟你笑什么笑啦,你知道是谁家的男孩子吗?明家、明公馆耶!‘明锐东’的‘明’!”

我吃了一惊。抬眼看去,父亲也搁下了手里的汤匙,欲言又止。

小妹心直口快,“姆妈你要把姐姐嫁到汉奸家里去呀?!”

“胡说什么!”父亲低声喝止,小妹乖乖噤声。

“是明家老大还是老幺?”父亲淡淡地问。

我暗自撇嘴,明家老大是大汉奸,老幺是花花公子,一个上社会新闻头版头条,一个上花边小报,父亲简直是多此一问。

“哎呀都不是!”出乎意料地,母亲这么答。


我懒得反抗,也懒得重申我不要结婚的坚持,随母亲高兴。就这样,相亲的日子定了下来。

还差几天的时候,母亲就开始叮嘱我,要庄重、温柔、婉转些,不该说的话可不要说。

大概是谁把我的“辉煌战绩”抖落给了母亲。

……

“金小姐,你到了这个年纪,就没有考虑过结婚吗?”

“我认为结婚没有那么重要。”

“对于姑娘们来讲,还有更重要的事?”

“太多了。”

“比如?”

“比如为救亡图存、教育兴邦略尽绵力?”

“哈,说到救亡图存,战事如此胶着,如若大家都不结婚生子,哪里来的军队?”

“这么说来,何先生将来是打算大公无私地把您的孩子都送上战场了?”

……

不得不说,看他们哑口无言偶尔也能带来意想不到的乐趣。


和明家二少爷的会面终归是泡了汤。

这位少爷亲笔致信给我,说公务繁忙,恐怕无法如期赴约,还请谅解云云,言辞恳切,周全有礼。

我边松了口气,边赞叹明家二少爷一手的好字,赏心悦目,恨不得拿去学校,给孩子们欣赏临摹。

在这种愉悦的驱使之下,我提笔回了信,自认文采、礼数、字迹都没输他。

意思大致就是,见不了没关系,不必挂在心上,更不必让长辈们知道。

说来是我大意,未曾赴约的事竟被母亲发觉,还专程去明公馆致歉。

回来以后,愈加对那位公子赞不绝口,后来以至不能忘怀的地步。


母亲如此惦记着,几个月后终于找了机会把我拉去明公馆做客。

不是我服了软,我当然有我的目的。

聚会在明家的花园里。我见到了明家二少爷,明诚。

果然人如其名、如其字,风度翩翩、谈吐优雅、待人诚挚。

我和他还未说几句话,周遭就清清静静无人打扰了。

他倒是从容,领着我向花园另一边走,一面走一面说:“金小姐,上次的事情实在抱歉,我没料到大姐对这件事如此执着。看得出来,金小姐有才华有抱负,不愿被束缚了手脚。”

“二少爷谬赞,”我忍不住笑出来,“看来我们想法相同。”

他笑着摇了摇头,“叫我明诚就可以了。不过我和你恰恰相反,我是被人捆住手脚,动弹不得了!”

我忽然好奇起来,又有些隐约的开心,“看来明诚先生心中已有佳人啊!”

他望向不远处透着暖光的明公馆,轻轻回答:“是有那么一个人,我已许过他至死不渝。”

“那令姐……”

“家姐还不知道。”

这里面定有难言苦衷。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就这么客客气气地聊了一阵,我不着痕迹地看看腕表,有点焦躁。

约定接头的时间将近,地方离这里不远,再不脱身的话,这次接头就要失败了。

明诚却不紧不慢,走到距离外墙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不经意地问道:“金小姐是国文老师,喜欢诗词吗?”

我只顾吃惊,没有回答。

“望淮阴,兵冶处,俨然存。看来天意,止欠士雅与刘琨。”明诚突然吟诵出来,声音低缓,像是害怕惊破了什么。

半晌,我回过神来,接道:“三拊当时顽石,唤醒隆中一老,细与酌芳尊。”

孟夏正须雨,一洗北尘昏。(注)

“你是……青瓷同志?!”

“顽石同志,我受眼镜蛇同志委托,前来与你接头,传达指示。”


注:程珌《水调歌头·登甘露寺多景楼望淮有感》。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很久没有更新,只因忙碌,我一切都好。最近有朋友跳了很火的一个坑(简称火坑2333),仿佛陷入热恋的状态让我想起将近三年前的我自己(还有你们),在这种怀念的情绪里我又在重温《伪装者》,发现我果然还爱着他们,这种爱除了更深,没有丝毫变化。】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7)
热度(203)
  1. 朝阳羽翙翙波妞Ponyo_w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