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酒精是唯一合法的致幻物质。

赵启平那时还没后来的塑料胃,喜欢发呆小酌。小酌的地点全看兴致。

那天他独自坐在靠窗的一角,时而靠着椅背、时而一手托腮,眼神疏离望向窗外,像是在等一个不一定会来的人。

赵启平最清楚自己什么样子能“招蜂引蝶”。

可惜,那天的蜂蝶没能入了他的眼。闷酒喝完,赵启平悻悻起身打算离开。

正是夜里最热闹的时分,他在楼梯转角和一个人错身而过。

高挑、禁欲,暗香萦鼻。

赵启平停下脚步,勾起一抹笑容。

“你好,请问洗手间怎么走?”

不用回头去看,这醇厚的嗓音和那人的气质完美吻合,那问话听在赵启平耳朵里等同于“我去洗手间,你来吗”。

赵启平走向吧台,将手臂大剌剌架上去,白净的衬衫袖口顿时沾了酒渍,红的蓝的几小片。

他“啧”一声,神色有点恼,随即疾步去往洗手间。才到门口,便恰到好处地撞在目标怀里。

赵启平赶忙道歉,半是歉意,半是羞涩。

“没关系,衣服湿了,好好洗洗吧。”那人嘴角含笑,眼神却锐,撂下这么一句,竟然走了。

赵启平:“?!……”

勾搭失败,赵启平草草洗过袖口,泄气地走出酒吧。

却在院外看到那人将车开到路边,缓缓降下了车窗。

他向他问好,“你好,我是谭宗明,我想我们顺路。”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1)
热度(186)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