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过什么七夕啊,”赵启平捧着本漫画书,悠悠道:“不吉利。”

他手指修长,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能有这么一双手的人,一定是脱俗的美人、出尘的君子。

但那双手里的漫画书——书名是《妊男~男子校で妊娠した俺》——封面已经极其黄暴,内容几乎让人不敢猜想。

美人是没错,谭宗明想,可是君子嘛……

大家想象中的君子,大概自渎时都要默念《弟子规》?

 

“瞎说,怎么不吉……”

谭宗明边搭腔,边把漫画书扯了来看,“利”字还没说出口,整个人就僵了。

他可算知道,这位别人眼中的青年才俊、一本正经的小赵医生,究竟为什么有那么多没节操的花样了。

赵启平被抢了书也不计较,由得谭宗明看得眼睛发直。他大剌剌地把原本盘在躺椅上的长腿舒展开,搭到高处,才不紧不慢地开口——

“牛郎织女多惨,一年才见一回,还带着孩子,鹊桥估计也不怎么稳,干柴烈火的还要忍着……”

谭宗明听他越扯越没谱,清了清嗓子。

“呃总之呢,七夕背后就是个聚少离多的悲惨故事。”赵启平总结陈词。

谭宗明放下书,居高临下别有深意地望向赵启平。

半晌他说:“有时候,悲惨就是浪漫。”

赵启平回望他,笑得双眼晶亮,“亲爱的,你简直就是个哲学家。”

谭宗明刚想说什么,被赵启平打断,“不就是浪漫嘛,我们不一定要去死贵的餐厅排队等着吃饭,也没必要在高档酒店洒满玫瑰花瓣的大床上达成生命的大和谐吧?”

 

谭宗明想说他原本的计划可不是这两项,转念又觉得本质上没什么差别,就把话咽了回去。

赵启平从谭宗明高深莫测的脸上看出了点失望,虽然那失望被掩藏得很好,谭宗明自己都未必知道。

“你等一下。”赵启平离开躺椅,给谭宗明丢下这么一句。

片刻后就回来了,怀里抱着——一把吉他。

他坐到谭宗明对面,起势,手指落下去之前,狡黠地抬眼对谭宗明说,给你点浪漫,你肯定喜欢。

歌曲是谭宗明没听过的,民谣风格,和弦朴素。

赵启平边弹边唱,偶尔因为不熟练或是忘词而断掉,却让谭宗明觉得,比任何纯熟的表演都动人。

赵启平唱歌好听他是知道的,但这首歌没有炫技,只用了最本真的嗓音直白地唱出来。赵启平垂下的眼睫有种透明的、催人泪下的脆弱,脸上有深情、有落寞。

有那么一瞬间,谭宗明有种错觉,觉得阳光穿过空气洒在赵启平脸上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谭宗明坚信,直到很多年后,他都会深深地记得这一刻。

一个秀美通透的男孩,弹着吉他,为他唱一首浪漫的歌。

这一刻叫做永恒。


【双更达成,收工睡觉!】

注:书名由 @茄子LiVi想去NYC 贡献,亲爱的么么哒~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2)
热度(218)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