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妞Ponyo_w

冬夜漫长。天早早黑了,气温越来越低。

赵启平跟完一台五个小时的手术,终于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

他一边换上大衣一边打开手机,谭宗明来了消息。

六点零五分:“加班吗?”

六点半:“看来在加班?我来找你了,看到消息回复一下。”

七点:“我已经到家了,下班的时候告诉我。”

谭宗明说的“家”是指赵启平去年夏天在医院和医学院附近租的一居室,因为地理位置最方便,他们两人常常落脚。

赵启平起初难以想象,谭宗明会和他一起睡在只有五十坪的房子里,后来次数多了,就习惯了。

但看到“家”这个字眼,他还是下意识地不自在了一下。

“我刚下手术,这就回去了。”

赵启平回了消息,匆匆下电梯去。

 

一出医院大楼,赵启平被迎面而来的寒冷冰得一哆嗦,抬头一看,空中竟然在飘雪。

赵启平裹紧了大衣,沿着路往回走,步履生风。

雪无声地落,周遭都跟着静默,几乎称得上万籁俱寂。

赵启平转过一个弯,隔着落雪,看到了谭宗明。

那人站在路灯下,呵出的气在融融的暖色灯光里幻化成凉凉的白雾。

瞧见他了,谭宗明站定,没有招手,只是矜持地抬抬下巴。

赵启平走过去,“你怎么在这?”

“走吧。”谭宗明言简意赅,扯过赵启平的胳膊往回走。

这是从医院回家的必经之路,赵启平一下就明白过来,谭宗明是来接他的。

 

“冷吧?”谭宗明看到赵启平冻红的指节,攥过来那只手塞进了大衣口袋里,紧紧地焐了焐。

他们并排走着,好半晌谭宗明才说,“你尽穿这些花哨衣服,真冷起来又不抗寒。”

赵启平自始至终由他扯着,顺从地跟他走,好半天才回过味来——他发了消息,不过十来分钟就能走回去,即便是冷,也不至于冻坏了。再说,谭宗明接人,不开车,偏偏步行?

合理的解释就是,谭宗明念着他、等着他,想和他一起从寒夜里走回“家”。

 

赵启平向来最害怕肉麻兮兮,每每只是想象都能让他尴尬得恶寒,认为那不过是三流言情里的桥段。

这种在冷飕飕的夜里在半路上接人回家的事情,他不会做,他想象中的谭宗明也不会做。

可是回想起方才路灯下的身影,赵启平却有些微的动容,谭宗明等在那里的样子,与任何一个来接爱人回家的平凡男人别无二致。

 

家里温暖明亮,化开了冷空气里的沉默。

赵启平从那弥漫在夜色中的动容里抽离出来,恢复了随意的样子。

谭宗明径自脱衣,回到摆着笔记本电脑的桌边,赵启平则先洗澡、后吃饭。

浴霸开着,放好的洗澡水还热,等他出来,微波炉叮地一声,飘出热粥的香气。

谭宗明还在桌前,认认真真、波澜不惊地坐着,眼睛一错不错盯着屏幕。

赵启平坐到对面,就着一碗热粥,把谭宗明“登堂入室”以来的种种行为串起来想了想,有一种诡异的不安早在他心里生发,终于在今夜升腾而起,达到了顶峰。

他放下碗和勺,试探地叫了声“宗明”。

谭宗明抬头看赵启平,“嗯?”

赵启平换了个揶揄表情,“我怎么觉得……要不是我知道你没有,我都要怀疑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对面的人愣了一下,目光在垂下的发丝间闪了闪,轻描淡写:“我和你的想象不同,很正常。你的想象反映的是你的期待,你该怀疑的,是你自己。”


【我写完之后对着屏幕骂出了声:“妈的怎么走心了这不是个伪意识流无责任片段爽文吗?!”】


==========

波妞Ponyo_w的目录

评论(16)
热度(208)
返回顶部
©波妞Ponyo_w | Powered by LOFTER